最新動態

【從書屋孩子到書屋夥伴的蛻變】

為什麼會接觸到書屋   當初是因為國小同學的媽媽,在知本書屋工作,所以放學就跟著去看看,   當時也因為家庭因素的影響,感覺家不溫暖,就不想回家,   國小四年級就進入到書屋,參加過書屋大大小小的活動表演、參加過單車環島、也嘗試過獨木舟,   在表演這一塊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是,第一次在踹音樂上表演,是在國二,   那時候報名前就在準備表演,嗚呼,是真的很緊張,   那時踹音樂還辦在大辦,就算先前準備萬分,上台表演還是以抖抖式(太過緊張,唱個都在發抖)唱完,印象深刻外,也是我開啟踹音樂表演的開端,   而在書屋單車環島這部分,記憶中最開心的事就是能夠認識其他書屋的夥伴,在共同完成環島的旅程上相互鼓勵聊天,   雖說有一次因遇到颱風變更行程,在環島快接近尾聲時,就全部搭火車回台東,那一次也是我最後一次參與,   以上這些都是那時能讓我忘掉家裡的負面情緒,也能夠從中認識自己、學會和自己培養感情,學會欣賞路邊的風景,學會聽懂在音樂上,大家從歌聲中想傳遞的情感,   總之,在知本書屋的奇妙旅程在我國三畢業升高一時,就沒去知本書屋裡,而是轉變成書屋音樂組『踹音樂』的小孩,是那時和書屋僅存的連結。   為什麼會進到書屋工作   國中時就開始在火鍋店打工,等到升上高中就辭去工作,...

【我在書屋 我才是主流】

從小就跟著姊姊一起來到書屋的智元,回想起小時候在書屋的經歷,他說:「那時候的我覺得,在書屋的我們才是當時的主流。」 「我們大概是第一個把森巴鼓帶進陣頭文化的。」音樂一直是書屋的核心陪伴媒介,藉由音樂孩子們站上舞台,獲得讚賞與掌聲,找到學校課業外的自信心與成就感來源。 在書屋森巴鼓隊最興盛的時期,大約有一百來位孩子參與,人數多到可以分成一軍和二軍。 「很盛行的時候我們練得很勤,老師教基礎的,我們會開始自創。」外聘的老師是外國人,意外的觸動了孩子們學習英文的動機。 「還有柔術!」回想起這段經歷智元說:「我印象很深,那時候練習中的休息時間,有兩個人打了起來,老師來制止他們,跟他們說架不是這樣打的,然後就教我們怎麼打架。」 除了音樂之外,運動也是在書屋裡的核心陪伴媒介,青少年時期心中的許多莫名其情緒,伴隨著揮拳的汗水就這樣的發洩出去,拳擊或武術並不是單純暴力的運動,練習的過程中不僅能宣洩情緒,也能激發抗壓性與韌性。 陳爸曾說:「我們不惹事,但我們不怕事。有武力防身之後,孩子們之間打架的頻率反而減少了,因為那是有違武德的事。」這樣的價值觀對許多書屋孩子來說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對智元來說,書屋不只影響他的價值觀,還帶給他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玩樂器、第一次組樂團、第一次去台北、第一次坐飛機…而這些都讓他在決定自己人生的路時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

【對未來我們充滿期待】

「剛進書屋的時候我其實很沒有方向,我的第一個任務是接送孩子上社團課跟幫忙開教室的門。我那時候還很擔心我不會要一直這樣做下去吧!但很快的我就發現,在書屋能做的事超級多。」 從十多歲就開始做音樂的安懂,曾經出過兩張專輯,因為家庭的緣故從北部回到台東,想在台東繼續做音樂的他在小時候一起練樂團的朋友介紹下進入書屋。 「他跟我說書屋有做專輯的計畫,還有想要把音樂教育延伸出音樂產業的計畫,想讓喜歡音樂的孩子知道音樂也能當飯吃,這讓我很感興趣。」 雖然除了做音樂之外,還是有其他工作和任務要協助大家一起完成,但對安懂來說,書屋的工作仍是興趣與生活的完美結合。 「我想要帶著孩子們一起創作出屬於自己的歌,讓他們有機會把自己唱給大家聽。」除了專輯製作之外,創作也是安懂的生活中心之一。 他希望在創作的同時能夠帶著對音樂有興趣的孩子一起玩音樂,為他們的人生開啟一扇窗。 或許還沒有找到跟孩子相處的最佳模式,但安懂仍然很願意陪伴孩子,很願意和他們一起探索屬於自己的音樂之路。 「當你累了別喊停下 身邊總是有人陪著 若你累了就看著他們 就在最需要的時候 陪你度過悲傷的過程 給你了最暖的 靈魂」 自己作詞作曲的安懂說:「我知道熱忱還在我的身體裡,我現在有滿滿的期待,期待接下來的創作營,期待接下來要發行的專輯。」 創作營計畫正如火如荼的進行,歡迎關注多元組的粉絲專頁,接收第一手的報名資訊:孩子的書屋-多元教育組 |...

【教育的路上 你我並不孤單】

「我有種終於找到組織、找到知音的感動!」說起自己在音樂組的感覺,范范彭湃的表達出滿滿的感動。 「原來我過去在做的事情,有這麼多人在做,而且不只在做,還是有組織有規模的,做得這麼好。」 從國中開始就跟著姨媽當原住民樂舞助教,高中就正式開始在學校接課的范范,說起自己原先帶孩子的經歷,滿滿血淚。 「身邊不支持我的聲音遠大於支持我的聲音,他們不理解我為什麼要在孩子們身上花這麼多心力,不只是教他們音樂舞蹈,還參與他們的生活,甚至在小孩遇到狀況時陪小孩出庭。」 「但我就是覺得這是一件該做的事,我要盡我所能的去做。」 因為原住民身分的關係,范范總是能夠很快的同理課堂上的小孩,掌握小孩的狀況,再依據每個孩子不同的需求給予不同的內容,「我的課就像大雜燴一樣,加了各式各樣不同的調味料。」 因為疫情的緣故,原本跑班上課的范范能接的課驟減,知道他一直在這領域努力的智元便邀他一起加入書屋。 雖然過去也在做一樣的事,但現實與理想並沒有達到平衡,書屋卻做到了,原來這是一件真的能做到的事!聽完智元的介紹,范范便決定要加入組織,成為書屋的一份子。 接送孩子們參與音樂社團,是范范每周的工作之一,一開始對范范來說這並不是件有趣的工作,但共識營時聽到的:「小孩子就是一面鏡子會照著你,你怎樣孩子就會怎麼樣。」這句話不斷在他心中浮現。 於是他決定,「蹲」下來跟孩子們一起用他們的視野看他們的世界,自從他轉換心態之後,...

【勇敢面對迷惘 找到自己】

「因為孩子,讓我勇敢面對我人生中一直不斷逃避的問題。」 MIA是在書屋長大的孩子,畢業後離開書屋到宜蘭念大學,回台東投入服務業近十年。 雖然在服務業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但MIA心裡一直有個夢想,想要突破自己,他知道服務業並不是自己一輩子的志業。 雖然如此,在思索人生方向的時候MIA難免感到迷惘:「我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但我要什麼呢?」 偶然機會在部落裡遇到散步的陳爸,和陳爸打招呼時順道小聊兩句。這讓MIA心裡靈光一閃,他決定要回到書屋,從孩子的角色轉變為夥伴,把曾經在書屋感受到的愛與支持,分享給更多的弟弟妹妹。 回到書屋後,夥伴的支持和孩子們純真的反饋,讓MIA從迷失中找到方向,當初陳爸所教導的一切在心裡浮現,好像在角落裡塵封已久的箱子被擦掉了上面的灰塵重新開啟一樣。 「陳爸一開始給我的就是音樂,音樂真的可以讓人改變。」MIA覺得音樂是一個很好的媒介,搭起她和孩子中間的橋樑,從一開始不知所措覺得孩子們有點煩,到後來孩子們會自然而然地和她分享生活上的大小煩惱。 「有一次,有個小一的孩子跟小五的孩子吵了起來,被賞了一巴掌,他躲到樹上去哭,大家怎麼勸都勸不下來,我就也爬到樹上,靜靜地陪著他。等他冷靜之後,我從爬樹的話題切入跟他聊天,問他有沒有挑戰過自己最高能爬到哪裡,我們一起往上爬,爬到最高的地方。然後才聊起剛剛發生的事,他邊說邊哭,我靜靜地聽,不評判不給意見,直到他說完所有想說的話。...

【喻言‧台灣小鐵粉Instagram 網站】x孩子的書屋_20220526公益企劃

  感謝【喻言‧台灣小鐵粉Instagram 網站】 發起_喻言25歲生日應援20220526公益企劃, 關注弱勢小孩餐食營養均衡, 讓孩子在成長的路上有溫暖且順利茁壯。   本活動以【喻言‧台灣小鐵粉言絲夥伴們&喻言】共同名義, 募得總金額 10,474元。 捐給孩子的書屋_營養晚餐計畫, 作為我們中央廚房製餐、食材採買之用途。   感謝您們對書屋的關懷, 感謝每一位默默支持書屋信念的夥伴, 孩子的書屋會繼續堅持下去。

【幸福密碼】

你知道書屋的幸福密碼嗎?   已經達成募資目標的建和書屋,會改建成什麼模樣?   陳爸說,人生有三件事一定要做,是哪三件?   感謝《幸福密碼》節目的邀請,讓書屋有這樣的機會,把故事和歌說給大家聽、唱大家聽。   -在這裡面你能夠聽到–   一幅很美的畫面:「長大的過程裡在心底留下一個畫面,讓面對人生時更能有希望。」   一段很有愛的等待:「不用聽話,不用乖巧,誠實面對自己就好」   以及,一份很深很深的愛:「我能夠陪你就是現在,現在的傷癒合了,但人生中仍會遇到更多結構性的問題,所以我要的是改變這個社會」   教育廣播電台線上收聽: https://www.ner.gov.tw/program/5a83f4e9c5fd8a01e2df006   人基會網站線上收聽: https://www.ddhsif.org.tw/grow_detail.php?id=5366  

【多元職涯小故事-巨力搬家】

從以為搬家就是把東西丟上貨車再從貨車放進新家,到了解搬家也是有許多眉角,覺得這份工作值得一直做下去,只是一瞬間的事。這是阿佑從台東到 巨力搬家大師 體驗時的感覺,他從來不知道一件原以為簡單的事,竟然能做到這麼專業。   從烘焙、咖啡、農業、營繕等書屋自己發展出來的產業,到木工、搬家這些與其他單位合作的場域,書屋多年來致力於為孩子們創造更多元的環境,提供給大孩子們更多探索自身職涯的機會,而阿佑跟巨力搬家的緣分就是由書屋牽起的。   書屋以前的夥伴因緣際會之下加入了巨力,他將書屋介紹給巨力,讓書屋的孩子能夠獲得更多元的職涯探索管道,也讓巨力能夠有更多的人力補充資源。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溝通與討論,最終達成合作的共識。   阿佑從書屋到巨力工作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他說當初巨力來台東面試的時候讓他印象很深刻,因為這跟他以往的面經驗都不一樣。他曾經找過造紙廠、便利商店...各式各樣的工作,但這些工作都不在乎來求職的人是否真的瞭解這份工作,他們只在乎來的人年紀多大、有沒有駕照,然後就先上班了再說,反正不適合就再換人,好像去應徵的人是大機器裡的一個小螺絲,隨時可以被替換,也不怎麼被重視。只有巨力細細地向他說明這是一間怎麼樣的公司、搬家事怎麼一回事、公司需要怎麼樣的人。   面試後,...

【言語霸凌背後是一顆期盼被理解的心】

前幾天威爾史密斯的新聞在各大媒體上被強烈放送,不論是拿身體特徵開玩笑就是不對或動手就是不對等各方的論點,都有各自的擁護者。   在校園裡,從身體特徵衍生出來的玩笑層出不窮,世界第一胖、臭人、酸女…尤其功課不好、家庭衛生環境不好、身體特徵明顯的孩子更是容易成為大家開玩笑的對象。這些玩笑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言語霸凌,在孩子心底留下深深的傷痕。   有的孩子會奮起反擊,但更多的是陷入負面迴圈,覺得自己真的不好、覺得自卑,或者開始自我矮化、過度自嘲,試圖藉此博取大家的認同,淡化被傷害的感覺,也有孩子會加入霸凌者的行列,用一起取笑他人的方式來躲過被霸凌的命運,不論哪一種,對孩子來說都在心裡留下了一道傷。   在書屋我們怎麼面對孩子說他們在學校被言語霸凌,又或者當我們發現孩子言語霸凌其他人時是如何處理這些情況的呢? 從體貼善惡形成的脈絡開始。   其實不論是霸凌者或被霸凌者,都需要被好好地陪伴。很多時候,霸凌他人者在心底累積著許多不知該如何發洩的情緒,在不知該如何正確發洩的情況下,便藉由開同學玩笑、刺激同學來抒發。   因此在好好陪伴、安撫被霸凌者的同時,也傾聽霸凌者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發生了什麼事讓他有什麼樣的感覺。...

2021度度客集資回饋品––音樂專輯 《一起,走一段路》

| 非賣品:孩子的書屋公益集資計畫回饋 謝謝支持【孩子的書屋 ♫ 因 樂愛 無所畏 ♫】,我們一起,走這段路。 划著獨木舟、騎著腳踏車、爬著未知的山路,身邊都有你、有我、有他,一起走一段路,或許路途上有困難、害怕,但沒有關係,我們一直都在!我們一起經歷、一起面對,也陪伴彼此的心,在人生的路上 【一起,走一段路】。 《一起,走一段路》 18分20秒,這是這整張專輯的歌曲總長度,不長但濃縮了2018-2019年間,多元教育組的夥伴們,陪伴孩子們參與獨木舟環島、單車環島與登山的心情寫照。 從創意發想到實際錄製,過程中有很多難題需要克服。這四首歌的錄音工程是在自建的青林書屋完成,僅4坪左右的錄音室,是由書屋的工班與來自各地的志工共同搭建。因為鄰近台9線公路,收音常會不小心錄進周遭的環境音,音樂顧問鍾興國老師常常跟我們說:「音樂的價值在於如何感動人心,不是用過多的音色、旋律來包裝。」即便當時的我並不那麼熟悉錄音工程,因著這樣的信念,讓自己歸零、像小孩一樣邊做邊學,才發現,原來音樂也可以這樣做。 回到興國老師說的「感動人心」,製作這張專輯的初衷很簡單,純粹想用音樂記錄孩子們運動挑戰的歷程與感受。不論是海浪拍打聲、登山的蟲鳴鳥叫、輪胎滾動的聲音,甚至是孩子們騎腳踏車累了的抱怨聲,那些旅途中微不足道的生活日常,都可以成為靈感的來源;以音樂作為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