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陪小孩作夢,也陪農夫圓夢!孩子的書屋契作友善百香果,地方轉型動起來

上下游記者:林怡均

「我繼承了爸爸的志業,我和他共同最終願望是:這世界能夠不再需要書屋。」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去年驟逝,兒子陳彥翰接續父親的理想,透過九座書屋,提供數百個台東孩子營養的食物,及自由作夢的空間。 除了陪伴小孩,書屋也陪伴在地農友轉型友善耕作,契作的友善百香果豐收上市,除了用在書屋經營的咖啡店甜點與飲料,也歡迎外界購買。從照顧孩子到協助地方,陳彥翰表示,希望能讓更多家庭好好照顧孩子,「比起書屋變多,我們更希望,未來每個孩子都能在充滿愛的環境下,自信快樂的長大。」 孩子的書屋現任董事長陳彥翰(左)、員崇果園主人張員崇(右)(攝影_林怡均) 說故事孩子王、建立九大書屋,陪伴台東大知本地區孩子 「孩子的書屋」位於台東大知本地區,創辦人陳俊朗(孩子暱稱「陳爸」)20多年前,帶著兩個孩子在台東定居落腳,由陪伴自己孩子,延伸出其他孩子也能一起來的書屋。 至今大知本地區共有九間書屋,目前有兩百多位孩子,年紀從幼稚園到高中不等。只要是有需要協助的孩子,放學後可以安心在書屋寫功課、看書,玩音樂或是運動,不用擔心沒有家長陪伴。 號召五百位志工一同建成的青林書屋,內有書櫃、溜滑梯(攝影_林怡均) 書屋是兩百多個孩子的第二個家,甚至配備中央廚房,為九座書屋的孩子準備晚餐。在書屋幫忙超過十年的吳金滄表示,「對很多書屋孩子來說,營養晚餐是一天最好的一餐。」吳金滄說著,當地家庭狀況都不同,...

平凡也不平凡的攀岩課

文:運動組組長 謝瑋

  「腳的力量比手大很多,所以要用站起來的力量,不要一直用手拉。」   對於一個剛接觸攀岩的孩子來說,好像很好懂,但知道與做到之間,總是有著一個大到不想承認的落差。用腳的力量這件事,就像是掛在牆上快沒力氣的時候,努力維持呼吸節奏一樣;就像是在一層樓高的地方,克制自己往下看的衝動一樣;就像是覺得自己隨時要墜落了,但還是保持專注一樣。不難,只是一不小心就會忘記做到,回神時已跌落在軟墊上,惋惜著「啊,又一次。」   今天的攀岩課跟之前不太一樣,少了些吵雜的打鬧聲,但多了許多讓人沉靜下來的專注時刻。 前幾堂課,肉肉的阿橘和三位靈巧的同學一起攀岩, 常出現的畫面,是阿橘一個人呆坐在軟墊上,看著朋友在牆上來去自如。 細膩的教練察覺到阿橘的挫折感,主動提出邀約「下次上課,讓你自己一班好不好?」   於是,阿橘有了一堂專屬於自己的攀岩課。   一開始,阿橘充滿鬥志,教練邀請阿橘為自己設一個小目標, 「我想摸到最上面那顆岩塊」阿橘不假思索地回應,然後靦腆地笑了一下「但好像不太可能」。 教練沒有回應太多,微笑著提醒阿橘別對自己設下限制。 課程從暖身開始,是阿橘熟悉的棒式,熟悉到知道自己超過10秒就一定會撐不住而垮掉。 要連做三組,在第三組開始之前,教練請阿橘練習專注在自己的呼吸,肌肉會很痠、...

我想開設一家這樣的店 (109會考 作文題)

文:美和書屋 黃劭筠

今年的作文題目,很精彩。 讓孩子可以有個機會在文裡行間尋找一個夢想實現的可能, 讓孩子們在敘述夢想間在心中播下一顆夢想種子,長出自信的小小秧苗。   書屋的孩子,比起就學期間的我,生活中往往缺少許多作夢的可能, 身處一成不變的環境亦壓縮孩子的創意與想像力,我很喜歡這樣的作文題目,它開啟孩子天馬行空的可能性。     書屋今年有8個孩子參加會考,孩子們在作文中也有許多發揮, 有將近一半的孩子,從生活中出發,想要開一家可以實現所學與夢想的店,餐館、咖啡廳、酒吧... 孩子們不只發揮想像力,也將自己小小的盼望放進店中。   想開餐館的孩子有兩個,初衷各不相同, A孩子因著成長過程中有個一路相挺的大哥,協助照顧孩子許多,現在也帶著孩子在自家餐館一邊熟悉餐館事務,一邊讓孩子學一技之長,存點錢,自己為自己的需要努力,充滿義氣的大哥,支持孩子的生涯選擇,也與孩子一路走在一起。 B孩子想開一家傳承越南家鄉味的餐館,孩子的媽媽從越南嫁到台灣來,在台灣努力的落地深耕,一直努力希望孩子能跟越南家鄉有更多連結,媽媽的手藝,每次拜訪外公家的情感與連結,在孩子心中刻下一道道深刻,媽媽的努力,孩子深刻的感受到了,想用食物的味道,好好傳承故鄉的記憶,最重要的是,一解媽媽思鄉之愁。...

孩子,累嗎 ?

文:知本書屋 洪子翔老師

「哥哥,這些是什麼 ?」 「竹子阿。」 「哥,你又在幹嘛了。」 「做 法堵棍(水壺) 阿。」 「阿這要幹嘛 ?」 「給你們當母親節禮物的。」 「好 ~」   母親節到了,轉向問了一下這些孩子都準備送些什麼,我笑著問。   得到的答案清一色都是卡片,我問他們要不要試試做不一樣的。 然後我告訴他們一個關於母親為孩子取水的故事, 就這樣「法堵棍」卑南族的傳統水壺,成了我們的母親節禮物。 製作過程中孩子們起初興致勃勃, 我們一起從洗竹子、磨竹子到上色和綁繩, 如預期的,過程中他們開始漸漸地失去熱誠,一個個開始沒了耐性。 「累嗎 ?」我笑著說 「累 ~ 」他們說著 「會累就好,你們的媽媽為你們累了每一天,這次換我們為媽媽累一次好不好。」我說 孩子們安靜下來沒理會我,繼續製作著水壺。   之後我又再問一次 「累嗎 ?」 「我不累,媽媽照顧我比較累,我要繼續做。」他認真做著邊跟我說。 其實真正的禮物並不是你們所做的『法堵棍』, 而是在這過程中你們辛苦過、累過, 藉由這個過程能體會到媽媽們的辛苦,使你們能有個時時能為媽媽著想與體諒的一顆心。 支持書屋,讓好的堅持繼續 ► 線上定期定額捐款,請按此連結...

點菜?自己做菜比較實在

文:國高書屋教練與孩子們

國高書屋的大孩子最近熱衷於自己煮飯。 以往書屋的製餐日,都依賴「教練」(國高書屋小孩對老師的尊稱), 今年四月,為了暑假的登山挑戰,帶孩子們爬紅石林道, 訓練體力及對山林的熟悉度之餘,竟意外開啟這夥人對煮飯的興趣! 教練表示:「你們這群學生,如果想許願吃什麼,那就自己來做看看吧!」 以下兩篇短文,原汁原味出自大孩子之手, 看完,您會知道他們為什麼突然喜歡上煮飯這件有點熱又有點累的事! 大家好!我是選菜小女孩 又到了每週五的製餐時間,基本上我們都會先想好想要吃的東西 但是我們到了買菜的地方時,我們就會把想買想吃的東西都往購物車上面丟, 接著教練就會問說你們要吃這個哦?我們就會都問說還要吃什麼呢?直接就會略過話題哈哈哈。 我會想和他們一起製餐的原因是可以感覺到家的溫暖吧! 因為在家我通常也不會做菜,都是家人不然就是外面買 有這個非常難得的機會,我們也很開心可以體會到家裡做菜的辛苦哈哈哈哈哈 雖然我還是在旁邊幫忙拿食材給他們,接著我就會去桌子那裡等吃的了。 想要藉由這個機會來感謝教練給我們這個機會,希望這個機會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選菜小女孩留 因為我們不怎麼會煮菜,我們想要尋找地方嘗試, 家裡沒有機會讓我們好好大顯身手,所以我們藉由書屋來讓我們發揮實力, 書屋這個方便的資源,讓我們用自己動手做的方式來做給書屋的孩子、學生品嚐,...

我們,都曾是黑孩子

文:孩子的書屋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陳彥翰

2020/5月,山野牧人x黑孩子培力木工班,公益感恩回饋活動海報 有陽光,就有陰影 而黑孩子,指的就是只看見陰影的人 誰不曾在生命漩渦裡深陷? 若非足夠幸運,你我可能一輩子 都無力看見轉身面向陽光的光景 這份轉身,需要一雙手 一雙願意伸出的手   「黑孩子木工培力計畫」 是由一群具技術與意願的師傅 手把手,日復日的帶 從木質紋理到美學感受;從粗胚切製到細雕慢磨;從不耐煩厭到主動積極 看著他雕出專有的筆觸,你知道,他踏上軌道了。 謝謝山野牧人不苟言笑卻充滿溫暖的師傅們; 謝謝家樂福文教基金會的慈善夥伴一同並肩前行 當然,也謝謝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 或遠或近,都是一雙雙厚實而溫暖的手 助我,也助你,轉身更感受陽光的暖與亮。   ♦ 山野牧人X黑孩子培力木工班 ♦  2020年公益感恩回饋活動,資訊分享 活動日期:2020/5/7~5/20 商品類型:原木小板凳、餐盤、木作裝飾品-小馬兄弟與小鹿家族 詳細資訊,歡迎參考相簿各圖片內容 回饋內容:每筆訂單銷售金額,將由山野牧人提撥30%捐款予書屋 支持書屋,讓好的堅持繼續 ► 栽培未來專案合作,歡迎聯絡: 089-513663 / ttbh99@bookhouse.org.tw ► 線上定期定額捐款,...

為孩子留一個自在的角落

文:教育中心 韓均君老師

  「老師你在做什麼?」 「老師我要幫你點名!」 「老師我要幫忙噴酒精!」 「老師我要把貓咪帶回家好好照顧,餵牠吃魚飼料。」(摺紙貓咪) 「老師我還要畫完魚的身體,你叫接送老師晚一點來!」 這些都是與孩子相處的日常,也是孩子們在這堂課自在與安心的訊息。   今天(4月30日)是國際不打小孩日, 在青林閱讀角的繪本課, 孩子可以念繪本、可以聽老師念、可以在旁邊看自己的書、 可以畫畫、可以玩溜滑梯、可以當毛毛蟲在地板蠕動。 我們邀請孩子,用自己最喜歡的樣子,來繪本課一起玩耍。   與孩子相處和對話,是重要且需要不停練習的課題。 不只是今天,讓我們互相提醒,打勾勾約定好,正向教養,不打小孩。 支持書屋,讓好的堅持繼續 線上定期定額捐款,請按此連結  

要夠土才能夠...

文:青林書屋 老師

「哥哥你一直種東西,好土喔。」 對啊,我就是夠土才有辦法陪伴你們這麼久啦。 只是要替一株植物種一個長住久安的家,耗費的心力實在嚇人。 鬆土、做高壟、清出石頭與各類塑膠農廢物, 種下植株後,要再蒐集大量乾草與樹葉覆蓋之,除可保濕與抑制雜草,亦可作為植物未來成長的養份。 但大費周章做好這些初期工作後, 鬆軟深厚的土層,有利空氣、水分、各種小動物與植株根系的滲透延展, 再加上上億個肉眼不可見但確實存在的微生物,大家在其中相濡以沫、相生共存。 不出半年你將會發現土壤出現驚人的化學變化──屆時鏟土就會像在切一塊提拉米蘇一樣令人垂涎。 真的,要夠土才願意全心全意、孜孜不倦地栽培,努力讓孩子浸淫在一片沃土之中。 就因為相信──打好基底,孩子就能靠自己力量成長茁壯、扶搖直上。 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不就是── 空氣、陽光、水 土地、環境、自然 夠不夠土啊?孩子們... 支持書屋,讓好的堅持繼續 線上定期定額捐款,請按此連結

台東書屋父子傳承 翻轉黑孩子宿命

民間力量〉不讓孤寂吞噬純真心靈

《遠見》原始報導連結 文 / 林鳳琪    攝影 / 陳之俊 2020-03-31 荒田裡的青林書屋,是陳爸陪著「黑孩子們」一磚一瓦打造。   陳彥翰父親20年前創立台東書屋,給了偏鄉孩童一個聽故事的避風港,幫助近3000個學童。經歷父親驟逝,陳彥翰決定扛起父親遺願,幫助更多黑孩子們除掉孤寂之刺,希望有一天書屋可以消失!  快一年了,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三個字,在台東那間三合院老厝裡,依然是難以承載的悲痛。 遺照裡的陳俊朗,看起來一如往昔,笑得淡然,年近80歲的父親陳基傳看著遺照,已老淚縱橫。憶及去年7月4日,向來孝順的陳俊朗,卻連一句道別也沒有,心肌梗塞,就這麼走了。 「小乖(陳俊朗長子陳彥翰)說要接手書屋。我雖然沒說不好,心裡其實不願意,」陳基傳說。 「當初阿朗(陳俊朗)為了照顧書屋這些囝仔,自己幾百萬積蓄花光不打緊,搞到後來,還負債累累。我捨不得他這麼累,他卻說,『阿爸,我不做,這些囝仔怎麼辦?』」 孤寂吞噬,打架是唯一社交 陳基傳心裡也明白,若沒有陳俊朗,沒有書屋,這群被家庭、學校、社會放棄而無助的孩子們,終有一天,會被盤踞心底的孤寂黑洞給吞噬,一旦自我放棄,人生恐再無希望。 父親驟逝後,陳彥翰一度猶豫要不要繼續經營書屋,正因為同樣親歷過那種被孤寂包圍的無助,...

相信,孩子本身的力量

文:建和書屋 老師

本文作者:張峰銘 (建和書屋老師) 文中提及:陳冠儒 (教育中心組長) 「我想在建和操作民主教育,你要不要試試看?」冠儒問。 「去政大上課後,實驗教育(註1)和你原先期待有落差嗎?」稍微想想,我問。 「我覺得比最初的想像更好。」他回答。 那天,我們談到民主教育,實驗教育元素之一,對實驗教育毫無想像的我,不敢貿然答應,但夥伴的話,勾起我的興趣, 「或許,民主教育能給建和的孩子帶來甚麼。」我心想。 「你信任孩子嗎?信任到多少程度?」第一次籌備會議,冠儒問道。聽聞問題,心中閃過數種念頭,最後答案在心中自明,「不信任。」 從來沒想自己要做這樣的事情,要讓孩子自己決定一切,而大人不能介入。 這意味什麼? 孩子所有衝突、意外、行為,老師都不能處理,要讓團體的問題,交給團體解決。 那麼,如果他們爭吵打架受傷怎麼辦?如果他們衝出馬路發生車禍怎麼辦?如果他們從樓梯跳下骨折怎麼辦?如果…… 總之,心中有太多擔憂,但事情還沒開始, 我只能告訴自己,一定要信任孩子。 「減少『不行』、『不可以』等字眼,嘗試用提問的方法」、「不要主動介入孩子之間的糾紛,不可能替孩子處理所有事情」、「孩子會有這些行為是完全正常的」 ……前往書屋路上,心裏時刻提醒自己。 然而,當抽去老師的「權柄」,孩子的問題、狀況也一一浮現。 一進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