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屋新訊

【從書屋孩子到書屋夥伴的蛻變】

為什麼會接觸到書屋   當初是因為國小同學的媽媽,在知本書屋工作,所以放學就跟著去看看,   當時也因為家庭因素的影響,感覺家不溫暖,就不想回家,   國小四年級就進入到書屋,參加過書屋大大小小的活動表演、參加過單車環島、也嘗試過獨木舟,   在表演這一塊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是,第一次在踹音樂上表演,是在國二,   那時候報名前就在準備表演,嗚呼,是真的很緊張,   那時踹音樂還辦在大辦,就算先前準備萬分,上台表演還是以抖抖式(太過緊張,唱個都在發抖)唱完,印象深刻外,也是我開啟踹音樂表演的開端,   而在書屋單車環島這部分,記憶中最開心的事就是能夠認識其他書屋的夥伴,在共同完成環島的旅程上相互鼓勵聊天,   雖說有一次因遇到颱風變更行程,在環島快接近尾聲時,就全部搭火車回台東,那一次也是我最後一次參與,   以上這些都是那時能讓我忘掉家裡的負面情緒,也能夠從中認識自己、學會和自己培養感情,學會欣賞路邊的風景,學會聽懂在音樂上,大家從歌聲中想傳遞的情感,   總之,在知本書屋的奇妙旅程在我國三畢業升高一時,就沒去知本書屋裡,而是轉變成書屋音樂組『踹音樂』的小孩,是那時和書屋僅存的連結。   為什麼會進到書屋工作   國中時就開始在火鍋店打工,等到升上高中就辭去工作,...

【我在書屋 我才是主流】

從小就跟著姊姊一起來到書屋的智元,回想起小時候在書屋的經歷,他說:「那時候的我覺得,在書屋的我們才是當時的主流。」 「我們大概是第一個把森巴鼓帶進陣頭文化的。」音樂一直是書屋的核心陪伴媒介,藉由音樂孩子們站上舞台,獲得讚賞與掌聲,找到學校課業外的自信心與成就感來源。 在書屋森巴鼓隊最興盛的時期,大約有一百來位孩子參與,人數多到可以分成一軍和二軍。 「很盛行的時候我們練得很勤,老師教基礎的,我們會開始自創。」外聘的老師是外國人,意外的觸動了孩子們學習英文的動機。 「還有柔術!」回想起這段經歷智元說:「我印象很深,那時候練習中的休息時間,有兩個人打了起來,老師來制止他們,跟他們說架不是這樣打的,然後就教我們怎麼打架。」 除了音樂之外,運動也是在書屋裡的核心陪伴媒介,青少年時期心中的許多莫名其情緒,伴隨著揮拳的汗水就這樣的發洩出去,拳擊或武術並不是單純暴力的運動,練習的過程中不僅能宣洩情緒,也能激發抗壓性與韌性。 陳爸曾說:「我們不惹事,但我們不怕事。有武力防身之後,孩子們之間打架的頻率反而減少了,因為那是有違武德的事。」這樣的價值觀對許多書屋孩子來說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對智元來說,書屋不只影響他的價值觀,還帶給他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玩樂器、第一次組樂團、第一次去台北、第一次坐飛機…而這些都讓他在決定自己人生的路時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

【對未來我們充滿期待】

「剛進書屋的時候我其實很沒有方向,我的第一個任務是接送孩子上社團課跟幫忙開教室的門。 我那時候還很擔心我不會要一直這樣做下去吧!但很快的我就發現,在書屋能做的事超級多。」 從十多歲就開始做音樂的安懂,曾經出過兩張專輯,因為家庭的緣故從北部回到台東,想在台東繼續做音樂的他在小時候一起練樂團的朋友介紹下進入書屋。 「他跟我說書屋有做專輯的計畫,還有想要把音樂教育延伸出音樂產業的計畫,想讓喜歡音樂的孩子知道音樂也能當飯吃,這讓我很感興趣。」 雖然除了做音樂之外,還是有其他工作和任務要協助大家一起完成,但對安懂來說,書屋的工作仍是興趣與生活的完美結合。 「我想要帶著孩子們一起創作出屬於自己的歌,讓他們有機會把自己唱給大家聽。」除了專輯製作之外,創作也是安懂的生活中心之一。 他希望在創作的同時能夠帶著對音樂有興趣的孩子一起玩音樂,為他們的人生開啟一扇窗。 或許還沒有找到跟孩子相處的最佳模式,但安懂仍然很願意陪伴孩子,很願意和他們一起探索屬於自己的音樂之路。 「當你累了別喊停下 身邊總是有人陪著 若你累了就看著他們 就在最需要的時候 陪你度過悲傷的過程 給你了最暖的 靈魂」 自己作詞作曲的安懂說:「我知道熱忱還在我的身體裡,我現在有滿滿的期待,期待接下來的創作營,期待接下來要發行的專輯。」 創作營計畫正如火如荼的進行,歡迎關注多元組的粉絲專頁,接收第一手的報名資訊:孩子的書屋-多元教育組...

【教育的路上 你我並不孤單】

「我有種終於找到組織、找到知音的感動!」說起自己在音樂組的感覺,范范彭湃的表達出滿滿的感動。 「原來我過去在做的事情,有這麼多人在做,而且不只在做,還是有組織有規模的,做得這麼好。」 從國中開始就跟著姨媽當原住民樂舞助教,高中就正式開始在學校接課的范范,說起自己原先帶孩子的經歷,滿滿血淚。 「身邊不支持我的聲音遠大於支持我的聲音,他們不理解我為什麼要在孩子們身上花這麼多心力,不只是教他們音樂舞蹈,還參與他們的生活,甚至在小孩遇到狀況時陪小孩出庭。」 「但我就是覺得這是一件該做的事,我要盡我所能的去做。」 因為原住民身分的關係,范范總是能夠很快的同理課堂上的小孩,掌握小孩的狀況,再依據每個孩子不同的需求給予不同的內容,「我的課就像大雜燴一樣,加了各式各樣不同的調味料。」 因為疫情的緣故,原本跑班上課的范范能接的課驟減,知道他一直在這領域努力的智元便邀他一起加入書屋。 雖然過去也在做一樣的事,但現實與理想並沒有達到平衡,書屋卻做到了,原來這是一件真的能做到的事!聽完智元的介紹,范范便決定要加入組織,成為書屋的一份子。 接送孩子們參與音樂社團,是范范每周的工作之一,一開始對范范來說這並不是件有趣的工作,但共識營時聽到的:「小孩子就是一面鏡子會照著你,你怎樣孩子就會怎麼樣。」這句話不斷在他心中浮現。 於是他決定,「蹲」下來跟孩子們一起用他們的視野看他們的世界,自從他轉換心態之後,...

【勇敢面對迷惘 找到自己】

「因為孩子,讓我勇敢面對我人生中一直不斷逃避的問題。」 MIA是在書屋長大的孩子,畢業後離開書屋到宜蘭念大學,回台東投入服務業近十年。 雖然在服務業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但MIA心裡一直有個夢想,想要突破自己,他知道服務業並不是自己一輩子的志業。 雖然如此,在思索人生方向的時候MIA難免感到迷惘:「我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但我要什麼呢?」 偶然機會在部落裡遇到散步的陳爸,和陳爸打招呼時順道小聊兩句。這讓MIA心裡靈光一閃,他決定要回到書屋,從孩子的角色轉變為夥伴,把曾經在書屋感受到的愛與支持,分享給更多的弟弟妹妹。 回到書屋後,夥伴的支持和孩子們純真的反饋,讓MIA從迷失中找到方向,當初陳爸所教導的一切在心裡浮現,好像在角落裡塵封已久的箱子被擦掉了上面的灰塵重新開啟一樣。 「陳爸一開始給我的就是音樂,音樂真的可以讓人改變。」MIA覺得音樂是一個很好的媒介,搭起她和孩子中間的橋樑,從一開始不知所措覺得孩子們有點煩,到後來孩子們會自然而然地和她分享生活上的大小煩惱。 「有一次,有個小一的孩子跟小五的孩子吵了起來,被賞了一巴掌,他躲到樹上去哭,大家怎麼勸都勸不下來,我就也爬到樹上,靜靜地陪著他。 等他冷靜之後,我從爬樹的話題切入跟他聊天,問他有沒有挑戰過自己最高能爬到哪裡,我們一起往上爬,爬到最高的地方。 然後才聊起剛剛發生的事,他邊說邊哭,我靜靜地聽,不評判不給意見,直到他說完所有想說的話...

重視生活裡的許多小事

文:溫泉書屋 老師

感謝那些願意為孩子付出的家長們 感謝那些懂得為自己努力的孩子們   付出從來就不是為了回報什麼才去做, 也不該是理所當然的被對待, 也不該是被動的停在原地,   陪伴孩子後, 更覺得生活中很多重要的小事, 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長大、好好去上學, 看似簡單,但有多少人能做到??   好好吃飯和睡覺 讓孩子擁有健康清楚的頭腦,情緒也會穩定很多, 很多沒有好好睡覺的孩子除了專注力不足,還有很多的情緒問題。   好好長大和上學, 能讓孩子穩定中求成長,如果沒有好好吃飯和睡覺, 那情況就會亂成一團,   好好吃飯是有吃東西就好嗎? 其實營養很重要,但往往熱狗或巧克力吐司就是一餐, 又或者搭配奶茶或飲料?   要吃的營養健康,有蛋或是水果、青菜, 或是飯團、三明治,鮪魚蛋餅或吐司,粥也可以。   希望馬兒好,要讓馬兒好好吃草和休息, 學校、家長孩子和書屋, 彼此支撐, 就像相機的三腳架,缺一不可, 過度消耗某一方,只會耗損彼此, 彼此尊重,建立良好的互動才有好的陪伴品質。   在書屋現場往往要處理很多孩子的情緒, 如果可以,把情緒問題減低會有更好的看見。...

要讓孩子相信,自己做得出高精緻的法式甜點

黃偈,一位甜點師的來信

(相片提供:黃偈,孩子們製作的精緻法式甜點) 大家好,我是黃偈,我是一名甜點師也是一名志工, 可能有很多人不認識我,但沒有關係,今天寫這篇文章只是希望帶給大家一些溫暖和力量。 去年(2018)12月,當時的我還在臺北經營著法式甜點店(河床), 聖誕節的時候寄了150份的甜點給孩子們品嚐,當時書屋的夥伴們和我說 希望孩子可以親自製作這些甜點,用自己的力量來換取這些蛋糕, 我也說這個想法很好,但需要等我一些時間。 今年(2019)夏天,我將我的店面暫停,搬到台東, 買了幾台烤箱和幾台攪拌機,以及每一次課程所需的食材,帶著幾個大孩子開始了法式甜點的課程。 雖然只經過了短短兩個月,也只有教幾堂課,但我在這些大孩子的身上看見了無限的潛能, 就如同照片上的甜點,很多只透過我的口述,他們就能靠自己的力量製作出來這些精緻的法式甜點。 雖然不曉得這堂甜點課能進行多久,我能帶著孩子們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但我想重要的並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我希望透過帶法式甜點的過程, 讓他們相信自己也有能力做出高精緻度,高難度的甜點,長出一技之長以外也長出自信。 我是一個沒有唸大學,靠著自學一步一腳印才走到今天的甜點師, 我也希望給孩子一個借鏡,讓他們知道生命有很多種可能性, 只要我們願意努力,願意嘗試,什麼都有可能做到。 我將每一次上課的紀錄以及食譜都分享在 @黃先生的甜點日記,...

挑戰,丙級

技職烘焙課

2018年6月3日,是個普通的禮拜天,也是技職班第一批小孩考丙級的日子。 其實也不小了,一個高二的女生、一個高一的男生。 為了這一天,每個周間、周末約了好幾個時段練習。 周間的練習,只能從放學後的6點開始。 即使已經限制時間在4小時內完成(實際上,考試規定5小時內完成即可), 還是會練習到9點,甚至10點。 疲憊的回到家,還有學校的課業、考試得兼顧。 下車前,還不忘說聲謝謝,然後蹣跚地走回家。 為了這一天,平常不太喜歡看書的男生,逼自己拿起考題,一題一題閱讀。 「好痛苦阿...這也太多了吧!!170題!!」他表情扭曲。 「要不然休息啊~」我半妥協。 他看了我一眼,沒說話,繼續著痛苦的表情,但眼神飄回考題上。 為了這一天,明明還需要顧及學校段考、社團的女生,讓自己超載的念書。 「妳這周可以來練習嗎?」慣例性的我會詢問她可以練習的時間。 「這周六學校社團要練舞,可能沒辦法,但我可以提早到烘焙坊練習。」 「需要載妳嗎?」我知道她的「提早」,是非常早的時間。 「沒關係啦,我自己想辦法過去就好了。」 練習時間結束,桌上放著完整的土司和克林姆麵包,做得很漂亮、很好吃。 身為陪伴的老師,在旁邊看著,想著高中的自己,完全做不到他們現在正實踐的事。 想了解他們心裡的動力是什麼?想了解他們如此堅持的原因。 也敬佩著他們, 每一次都盡了全力去完成作品,...

社服小故事---洛神,種下新希望

文:孩子的書屋 社區服務員-鍾鎮宇 洛神,種下新希望 又到了陰雨綿綿的季節, 回想去年此時帶著幾個個案, 藉由農務讓他們走出總是迷茫的日常。 從育苗、割草、澆水、施肥、鬆土..... 每天生活中多了點新目標; 在洛神成熟採收時, 重拾「流汗播種,歡呼收割」的喜悅, 體驗生命中勞動付出、收穫的成就感。 今年我們又再度播下洛神花苗~ 這群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50歲不到的身軀因酗酒的侵蝕,病痛、瘦弱、意志消沉, ◎阿明的子女都在外並鮮少聯絡而孤單, ◎阿華妻離子散而孓然一身, ◎阿雄單身獨居且全身病痛…, 這樣的情形在社區裡不少。 但有些人開始不一樣了, 就像洛神新苗因著有人照顧, 逐漸茁壯, 期待今年11月紅綠相印的洛神花田豐收的風景。 分享一個好消息 其中的阿明已經可以獨立操作打草機並完成工作, 為了接外面的工作, 決心認真看書準備考駕照, 為此還配了眼鏡,戴上眼鏡時驚訝地說:「這樣子真的看得到了!」 期待真的可以考上駕照, 跟著夥伴(打草機)一起接外面的工作, 一起為自己的生活找到目標。 --- ❤邀請您,一同支持書屋,讓好的堅持繼續!謝謝! 線上捐款由此去:https://goo.gl/tHBA6g  

教練,我想練拳擊

[作者] 書屋拳擊隊教練 林張凱皓 [編輯] 孩子的書屋

學生動手打人……. 教練:『這麼喜歡打架,那就來這裡,打架打贏有獎金可以拿,還有人為你鼓掌』。 學生被同學打…….. 教練:『有瘀青,不還手。你就賺到一台I Phone 手機(指傷害罪的罰金),再拿新手機走到打你的同學前面晃,並感謝他』。 --- 剛接觸阿祈,大約是他國二的年紀,在拳擊技術的教學中,看得出他是一個容易亢奮並惱羞的學生,在教學上會是一個麻煩;沉不住氣,變成他容易放棄的因素。 還記得他在國二下學期, 因為被同學激怒而出手打對方,之後就被教練停止練習,且不能出現在拳擊場上,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因為他在拳擊場找到了自信心,找到樂趣。 大約一週左右,阿祈來找教練, 訴說自己以後絕不再動手打人,請教練讓他回去練習。才又開始持續練習拳擊。 有一天,學校老師來找教練:『 阿祈今天被某件事激怒,但不是找同學發洩,而是出氣在木頭椅子上,椅子竟被他打斷,沒人敢去跟他說話。』教練事後去問阿祈,阿祈說:「我打人就不能練拳了,所以我發洩在椅子上,但沒想到椅子被我打斷,還蠻帥的(偷笑)。」 從教練的角度思考,這孩子走運動員的身份會是一件困難的路, 但令教練欣慰的是,看見孩子的改變、努力,對一件事情的堅持。 阿祈現在已是高一,不只持續學習拳擊,並努力學習烘培及餐飲的技能, 也期待他能實現自己的期待,未來開一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