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數位時代雙週:數位落差專題2-台東建和書屋(2)

四十二歲、六年前才由台北返鄉照顧年邁父母的陳俊朗,對故鄉有著一份飲水思源的熱情。但這個位在台東市郊南方的大知本溫泉地區,除了觀光飯店業者會有興旺的生意外,當地的原住民、漢人,似乎都活在貧脊的經濟環境中。 陳俊朗在部落格裡寫下了他眼中所看到的故鄉:「整個一萬多人的大知本地區,連個圖書館、可以讀書的地方都沒有。大半的家庭沒有閱讀環境,父母沒有讀書習慣,家中沒報紙、沒雜誌、不買書、沒電腦。更糟糕的是,有超過四○%的家庭是家庭功能失常,隔代教養、單親家庭、低收入戶。還有許多表面是正常家庭,事實上問題重重的,二個再婚者組成的家庭、列管的家暴家庭。」 為此,教吉他維生、收入無虞的陳俊朗,一直對社區學生的課後教育有很大的使命感。這個理想在他心中放了好多年了,「但因為DOC的出現,才讓社區居民團結起來,有機會實踐這個理想。」 原來教育部對DOC的人事維護費用是透過地方政府進行發放的,公文作業系統的緩慢,加上跨年度預算的銜接問題,導致建和DOC在二○○六年二月起,足足快有三個月的時間呈現停擺狀態。 可是建和社區居民的e化熱情早已被點燃,因此籌建一個民間電腦教室,加上社區圖書館功能與家暴暫時庇護所的「建和書屋」構想,在二○○六夏天成形,並在八月底落實。透過開拓文教基金會的號召,大批的民間贈書、二手中古電腦開始進入建和社區。  經費不足靠志工的熱情維持 《數位時代雙週》...

數位時代雙週:數位落差專題2-台東建和書屋(1) 2006/12/15

週刊第144期

O六年8月,台東大知本地區一位不懂電腦的吉他老師陳俊朗,和幾位朋友湊了5000元,租了一棟50坪的透天厝,克服艱辛,點燃了大知本地區e化熱...... 台東建和書屋是教育部電算中心在全國所設立的六十一個數位機會中心(DOC)裡,一個相當奇特的案例。這不是政府單位,而是由當地民眾自發性的募款、自行募集電腦,另行租設場地,成立的一個民間數位機會中心,裡頭有十五台二手電腦,以及高達二十位的電腦志工,在協助社區居民學習數位化。 台東建和書屋位在大知本溫泉旁,一個屋頂看得到太平洋的地方。書屋是在二○○六年八月由一位吉他老師陳俊朗所發起,他結合幾位年輕朋友,共同湊足了五千塊錢,租了一棟五十坪的透天厝,並開始展開募書、募電腦的工作。 明明政府設有DOC在輔導社區居民學習電腦,民間為何還要畫蛇添足呢?發起籌設書屋的陳俊朗感嘆地說:「要在社區進行電腦教學,有很多困難是公部門很難體會的。」 陳俊朗指出:「沒接觸過電腦的人會怕電腦,加上當地人有工作,這些困難導致社區居民不可能主動來上課,更何況是要走到學校裡頭,不能穿拖鞋、不能亂吐檳榔渣呢。」 不惜跑十幾趟說服村民 二○○五年九月,陳俊朗是台東市建和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由於當時位在建和國小內的DOC成立,他加入首批電腦志工的培訓與學習。在這裡,他認識了教育部委聘的民間輔導單位人員,也就是開拓文教基金會的金惠雯。 「她看起好像個高中生小女孩喔,...

三年沒吃晚餐的孩子

誰來晚餐──幾個孩子的故事 by陳爸

回到社區就聽說不少小孩的晚餐是有問題的。 聽說小童有三年多的時間沒吃過晚餐了。 老實說,起初對這件事我是不在意的。即是淡淡的在乎了,那種相信也是不確切的。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家裡剛好沒煮晚飯。帶著自己兩個孩子到街角吃麵。麵店門口巧遇小童。很自然的問問:『吃過沒?』不是太真心的,只是隨口問問。 『陳爸!我吃飽了。』雖然臉上強裝鎮定,但表情鬱鬱的,嘴唇乾乾的,知道是沒吃。 拉著他的手:『走吧!陳爸請客。』我想起了他是三年沒吃晚餐的那個孩子。 點了四碗麵,四人悉哩呼嚕的吃了起來。 有注意到小童吃麵的樣子。有點不好意思,有點滿足,還有很多的小心。頭都沒抬,動作沒停的吃著麵,偶爾斜斜眼看看我,傻傻的笑著。眼裡有感謝。就這樣持續著直到把麵吃個精光。 表情是乾乾淨淨,愉快而清朗的。嘴唇是油油的,即使用衛生紙擦過了嘴。 我習慣吃兩碗麵,我家老大也是。 問小童:『再一碗?』 他猶豫了好一下,皺著眉的點了頭。我們又叫了三碗。 第二碗他吃得就有些勉強,速度慢了一些,頭依然沒抬,只是低頭吃著麵,但眼神裡,多了滿足的愉快。 到碗裏還有一口麵的時候,他停了筷子。抬頭看看我們。頓了頓,又拿起筷子一口氣把剩餘的麵吃完。 看著他吃了這兩碗麵,再想起他是個三年沒吃晚餐的孩子,我有些能體會。什麼叫『沒晚餐吃。』 付了帳,往外走。 到門口,小童停了下來,突然的彎了腰。嘩啦啦的吐了。...

孩子的心聲,他們為何要來書屋?

誰來晚餐──幾個孩子的故事 by 小山

我是抒安,我來書屋,書屋給我的feel是「溫暖」。有家的感覺,這裡的人很親~~ 我是李寧,我來書屋,書屋給我的感覺是…快樂「有家的感覺」。 我是玉倫^^ 我來書屋 ! 書屋讓我學到很多音樂!這裡很好玩!陳爸人很好^^ 我是嘉鈴...我來書屋!雖然我來書屋只有兩天....不過書屋給我的感覺也是滿溫暖的。 我是曉婷,我來書屋,他給我的感覺很幸福,這裡的人都對我們很好^^。總之就是書屋真的很不錯^^很有家的feel^^ 來這邊可以很快樂「很high」。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書屋>真的很【溫暖】 我是文婷,我來書屋~我覺得很溫馨..來這裡很快樂.哈~~ 我是逸文~~不知道要說什麼ㄋㄟ︿︿~只是覺ㄉ在書屋學到很的東西,在這個既無聊又寒冷的冬天裡,只想<呆>在書屋裡ㄋㄟ~所以常常覺得書屋粉溫暖~所以ㄋㄟ!整天在書屋看看書~彈彈吉他之類的~!~ 我是星樺,書屋是一個人情味濃厚的地方,陳爸很照顧這裡的每一個人,這裡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不管是音樂還是課業方面,這裡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喔! 我是佳穎 …. 書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我有問題一來這全都解決拉,這裡很快樂的啦 !! 我是松妤 書屋很快樂 有書的味道 很香 ! 哈哈哈 這邊的人都很好很快樂 平安 .. 書屋愛你喔 !! 阿門… 我的名字叫做高鏞...

弱勢,就該被遺忘?

一個被共同允許的錯之二 -by陳爸

書屋的孩子回來了,帶著一臉的沮喪和說不出的情緒。 他們不是資優班,不必留到晚上7:00,可以早早回家。 他們不是資優班,其實感覺上自己蠻有罪惡感的,因為常有人提醒。學校裡,家裡‧好像自己做錯了什麼。 『去學校真的不知道怎麼辦!聽不懂也不想聽,每節課就不知道做什麼啊!』 「還是每天考試啊!考不好就打啊!」 「怎麼讀?又看不懂!」 「問老師?有想啊!老師都叫我們自己應該把基礎打好啊,啊我就不懂啊!也不知道要問什麼。」……..。 這是國中一年級普通班學生的生活。 也許家庭因素,也許自己不努力,也許…..。所以功課不如人,所以品性常常自然的被質疑,能力常常被忽略,尤其在和成績好的同學比較時。 運動能力好的,會被聯想成──「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會擔心,「有什麼前途」。 音樂表現好的,大概免不了被歸類到「不務正業」,前途問題一樣擔心。 他們不喜歡上學,常覺得無聊。 這是國一,上了國二,對話就常是「…..」「…..」。開始拒絕,拒絕關心,拒絕對話。開始尋找,也同時開始放棄。 我常為這些孩子難過,不僅僅是他們正在過的處境,更是他們未來可能須面對的。 一個因為弱勢,家庭弱勢,經濟弱勢,教育弱勢….的孩子,是不是就必須被遺忘?是不是就應該承擔起往後可能一輩子的弱勢,還包括他們的下一代?...

除了功課,還有什麼?

一個被共同允許的錯之一-by陳爸

書屋的孩子回來了,帶著疲憊。 因為是資優班,所以規定要提早到,好多上一節課‧ 因為是資優班,晚上也得晚點走,晚上要多上二節課‧ 就我知道,早上7:00之前要到學校,晚上7:00才能放學‧加上回家的路程,一天在學校的時間差不多是13小時‧ 回到書屋,必須馬上寫老師交待的作業,加上偶爾的罰寫,專心一點30分到40分鐘,不專心…肯定要多花些時間。 吃個飯,休息一下,又要準備明天的考試,英文單字、自然、國文…..,再花個一個小時,「啊!該睡了,否則明天沒精神…」時間已是晚上10:00之後‧我們必須趕他們回去睡覺。 這是一個國一資優班學生的生活實況。一個13歲小孩的生活。不必有自己的時間,也沒有自己思考的空間,一切以功課為重。功課不好,老師打,父母罵,同學族群會被改變,也許連談個小戀愛都會被秤斤論兩。 所有能力都可以不必太重視,只要成績OK,其他的,也都習慣不必太在意。 別忘了,這只是剛開始,國中要三年,高中要三年,都必須如此過,而且愈來愈壓縮。 教育單位以此為軸心,家長以此為重心,小孩也不得不以此為一切。 我的擔心是,這麼長時間的爭分數,奪名次,一切以功課為優先的環境裡,有沒有五育均衡的空間?有沒有『淡泊明志,寧靜至遠』的學習機會? 這麼長時間的以學校課本為閱讀重心的習慣裡,可不可能培養出喜歡閱讀,懂的追求真理的未來主人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