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護持孩子在缺乏愛的荒原中有尊嚴的地成長

林懷民(雲門舞集創辦人暨藝術總監)

在美麗的台東,有這麼多亟待陪伴成長的孩子。我看到這些大人們用生命陪伴孩子,除了學業之外,也用音樂、體育澆灌。護持孩子在缺乏愛的荒原中有尊嚴的地成長,讓人動容,讓人想伸出手,加入他們的行列。

對的事,就一直堅持

徐璐(台灣好基金會執行長)

二○○八年左右,人稱「陳爸」的阿朗,身上只剩四十七元,應該是說,他及他所創立的台東書屋全部只剩四十七元。他去加油站,加了四十七元的油,因為書屋還有兩百多個孩子,他至少要開回書屋。 台東書屋已經有接近八、九個月發不出薪水,沒有錢買菜。因為沒有吃的東西,有些孩子,只好回家,回到黑暗,甚至暴力的家。想到這些孩子回家後的種種不堪和困頓,以及再回歧路的可能,支撐著阿朗一直咬緊牙要把書屋辦下去。 但書屋終於彈盡援絕了,阿朗苦撐的結果,他的健康亮了紅燈,書屋和家裏的房租水電都付不出來,家人都不諒解他,妻子也黯然離去。 那個剎那,阿朗曾一度萬念俱灰,連活下去的意志力都快動搖了,但他還是捨不得書屋,他告訴朋友:「我如果因此會做到死,那就做到死吧!」 但老天終究只是為了鍛練他、考驗他。一個不是特別熟,但知道他在做書屋的朋友,在他真的再也撐不下去的時候,匯了五萬元給他;之後,又一個朋友,匯了三萬元。這八萬元救了已奄奄一息的阿朗和書屋。 之後,愈來愈多人知道書屋,資源也陸續進來。不過,硬脾氣,不肯被施捨的阿朗,對有些不是以善意支持為出發的資源,說不接受,就不接受。 我其實對阿朗不算特別了解,但當我知道他曾有過這段「苦到倒地」,卻仍決定苦撐到「最後一刻」的歷程,使我對他有了更深的敬佩! 我曾問阿朗,他怎麼回顧來時路?「對的事,就一直堅持,做下去就一直做下去,一定會成的。」阿朗如是說。

桃花源不在彼岸

蔡培慧(台灣農村陣線 秘書長)

約莫七年前吧,有機會走訪書屋,腦海裡想像著孩子們散坐書房的畫面。怎知一走進書屋,卻看到阿朗汗如雨下、手起鏟落,正在張羅孩子們的晚餐。那一餐吃得是咖哩飯,嗆辣與甜味卻令人鼻酸。阿朗不會同意我們的鼻酸,他不是一個等待的人,他是面對問題,直道而行,擇善固執的人。當他柔情看著自己的孩子,他也看到了孩子的友朋,即使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外援,他也願意窮盡所有,為孩子們備一餐飯,點一盞燈,陪一段路。 溫暖的故事之外,躍然紙上的是人們在困頓中的堅持,孩子們在無依無助無奈的失落中,仍然自覺自重自立彼此支持奮力前行。或許我們都需要孩子的書屋,好放心孩子的未來;更要緊的,阿朗與書屋讓我們知道桃花源不在彼岸,它就在人們付出行動的每一刻。

探索、玩耍、圓滿、向上與微笑

讓陽光灑進每個孩子的世界裡

然後,大人教孩子認識幾何圖像去歸納世界:媽媽的眼睛是橢圓形的、爸爸的頭圓圓的,身體長長的,蘋果、葡萄也是圓的,房子方方的,毛巾可以折成三角形… 我們選擇幾何圖形拼成「孩子的書屋」識別標誌,就像積木一樣,可以拼出無限的可能。象徵孩子透過書屋的教學與陪伴,學習探索世界,透過玩耍發揮創造力,以圓滿孩子的生命,發揮向上的能量,面對任何挑戰,都能微笑迎向前。

SEMI的愛真悠揚

「孤夜無伴守燈下,清風對面吹…」、「頭戴竹笠喂,遮日頭啊喂。」一邊聆聽著由知名的小提琴家蘇顯達先生領軍的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演奏的熟悉又有點新意的曲目,台下觀眾忍不住哼了起來。 這場入夏午後的「偏鄉傳愛音樂會」, 6月23日在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撩動起觀眾的愛心,輕柔悠揚的音符讓暑意全消,陳爸坐在第一排,開心地說:「這是我第一次坐第一排聽現場音樂演奏呢!」 書屋的孩子們都在準備期末考,未能親自來參與演出,向SEMI、台積電、艾克爾國際科技,新竹市企業經理協進會、漢民等新竹高科技產業的大人們致謝,但這些做慈善不落人後的大人們卻讓人好感動。 音符跳躍著,觀眾聆賞著,低調地把心中的大愛傳遞給書屋的孩子,感謝你們,讓書屋孩子知道這世上仍有許多關心疼惜他們的人,謝謝您,願意為我們加油;有了您,孩子們的未來更勇敢。 也感謝AIR PRODUCTS、ASML、SOSS MicroTec、SPTS、axcelis、Lam、ADVANTEST、碩禾電子、Hauman  

那永遠的溫柔

讓我付出小小的力量吧

──孩子的書屋後援會 「孩子的書屋」於二○一二年成立後援會,成員迄今八位,都是在社會上卓有成就的專業人士,包括:投資規劃專家、曾任高科技公司的電機博士、高科技公司資深經理;現任互動英語教學顧問、戶外廣告公司高階主管、公關公司負責人、連鎖烘焙公司高階主管、資深媒體工作者等八位。 這八位或放下自己的工作,或帶職,但都把後援會當作人生的志業,他們一次次拜訪書屋,親睹偏鄉孩子與社區的匱乏,拿出自己畢生累積的功力,期盼能為書屋盡綿薄之力,希望能彌平城鄉之間的鴻溝,心願很大,個人力量很小,集眾志卻可成城。 聽他們敘述自己為何要加入後援會的理由,也期許拋磚引玉,讓更多的有心人有不一樣的看見,把最初的感動化為實際的行動。

踏出重要的第一步

尹立伯(曾為孩子的書屋後援會夥伴,電機博士,曾任半導體公司高階主管)

二○一二年的夏天,我參加了一場名為「一個人,可以改變世界」的演講,主講人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孟加拉裔的尤努斯博士。他推廣窮人銀行及社會企業的貢獻,早已眾所皆知。但在這場演說中,我依然感受到他對消滅貧窮的熱情與使命感。他強調貧窮是社會制度下的產物,是系統功能失效的結果。窮人就好比是種在盆景中的植物,埋在土壤裡的種子是正常的,但是長期缺乏社會資源的灌溉,盆栽出來的松樹終究矮人一截。偏偏這樣個巨大而根本的問題,卻不是當前政府機構與政策能解決的。 尤努斯博士謙虛地說,他這輩子都在做幾件「小事」──不過就是最初有個「小小」的想法,把「少少」的錢,借給社會地位「低低」的窮人。他每踏出的「小小」的一步,最後終如滾雪球般,改善了數百萬家庭的生活,也改變了這個世界。 兩個月後,我在台東開始與孩子的書屋結緣。陳爸帶著我們一群訪客到建和書屋,如數家珍地述說著這些年來,他和夥伴們將社區裡已經被社會遺忘、被主流教育放棄的孩子,一個一個地「撿」回書屋,視如己出般地陪伴、呵護著,給孩子們一個溫暖安定的第二個家。 為了重建孩子們的自信及燃起對學習的熱情,陳爸在主流教育之外,開發出適地適性的書屋教材。因為孩子們在書屋有了強烈的歸屬感,因為長期在社區內的深耕,原本困擾著社區的毒品、幫派問題也逐漸遠離。猶記得當天我環視著有些擁擠、有些老舊的建和書屋教室,想像著十多年來曾在這裡進進出出的孩子,...

愛,可以如此簡單卻真實

Jennifer(投資規劃專業人士,現為「孩子的書屋」顧問 )

三年前偶然到台東參訪「孩子的書屋」,深深被創辦人陳爸,和他所陪伴的孩子們震撼。原來,在主流教育的框架壓力之外,台灣的孩子還可以有另一個自由快樂學習的選擇,原本被邊緣化的孩子,可以展開天賦的翅膀。 這三年來,我看見許多支持者,包括我自己,原本在追尋功成名就的世界中漸漸迷失,在追尋煽情火爆的文化中漸漸麻痺,卻在服務「孩子的書屋」事工中,再次點燃不冷不熱多時的生命之火。原來,愛,可以如此簡單卻真實。愛,可以讓我們無所畏懼改變生命中以為的不可能。這本書,會讓你感動,也能讓你行動!

永遠的溫柔

陳依梅(工研院特聘研究,、 清華大學兼任講師、 LiveABC 互動英語教學集團 編輯顧問)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支持書屋,我會告訴你,因為陳爸的溫柔! 當後援會成員尹立伯和Jennifer請我到書屋後援會幫忙的時候,我還是依慣例要先去深入了解一下。在網路上我找遍了所有有關書屋的資訊,一篇篇研讀,心是愈來愈被陳爸的愛心感動。陳爸所背負的是如此的重擔,時時面對資源短缺的壓力,日日透支體力,他仍然堅定的繼續擔起這個重任,是什麼力量十幾年來支撐著陳爸這樣完全的為孩子們奉獻? 我想起了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第四節裡的經句:「愛是恆久的忍耐,又有恩慈。」在恩慈中永不放棄的愛,是如此的溫柔。當陳爸談到孩子們的近況時,我看到他關懷的溫柔;談到孩子們的將來時,我看到他期盼的溫柔;談到陪孩子騎單車環島一周,孩子們完成艱難行程而激勵的信心時,我看到他以孩子為傲的溫柔;面對著書屋自力更生的菜園時,我看到他寄望提升整個社區的溫柔;教孩子們彈吉他時,我看到他懂得孩子心靈需求的溫柔。去年書屋在台北辦了一場感恩音樂會,孩子們精彩的表演讓人驚喜,陳爸堅持當晚不募款,因為孩子們來是要以歌舞來感謝大家的支持,而不是為了錢而表演,我看到陳爸呵護孩子們自尊心的溫柔。 我支持書屋,支持陳爸,因為他的溫柔,那綿綿不絕,永遠的溫柔。

一個可以卸除三五○顆不定時炸彈的地方

田 馨 (戶外廣告整合行銷主管)

自己是五個孩子的單親媽媽,感同身受。曾在養育五個孩子最艱困時,詢問過家扶中心,若無法養這五個孩子,這五個孩子怎麼辦?家扶中心的回答是會送到五個不同的家庭去寄養。天啊 !這個家不就散了?從此養五個孩子的意念深植心中,再苦再累皆咬牙撐著。一晃二十年,這二十年是如何過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經歷過什麼?受過什麼?當我了解書屋,認識書屋後,十三年照顧上千位孩子,若沒有強而有力的後盾,沒有大型企業團體支持,陳爸是怎麼過的?是怎麼撐的?我自己經歷過養五個孩子的狀況,我心裡很清楚。對書屋的感受。對陳爸的心疼,不由得從心裡蔓延開來,而決定當一輩子的義工。 書屋是避風港,是肚子餓了有飯吃,是放學了有個地方去做功課,受了委屈有人可以講可以哭訴的地方,是一個充滿愛的地方,是一個教孩子勇敢面對學習成長的地方,更重要是,它可以卸除三五○顆不知在何時在何處會引爆的不定時炸彈。 請用心看這本書,在這世風日下,人心愈來愈不溫暖的當下,希望能喚起什麼?能讓您看到什麼?能讓您有什麼行動?有什麼決定?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