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屋新訊

愛,可以如此簡單卻真實

Jennifer(投資規劃專業人士,現為「孩子的書屋」顧問 )

三年前偶然到台東參訪「孩子的書屋」,深深被創辦人陳爸,和他所陪伴的孩子們震撼。原來,在主流教育的框架壓力之外,台灣的孩子還可以有另一個自由快樂學習的選擇,原本被邊緣化的孩子,可以展開天賦的翅膀。 這三年來,我看見許多支持者,包括我自己,原本在追尋功成名就的世界中漸漸迷失,在追尋煽情火爆的文化中漸漸麻痺,卻在服務「孩子的書屋」事工中,再次點燃不冷不熱多時的生命之火。原來,愛,可以如此簡單卻真實。愛,可以讓我們無所畏懼改變生命中以為的不可能。這本書,會讓你感動,也能讓你行動!

永遠的溫柔

陳依梅(工研院特聘研究,、 清華大學兼任講師、 LiveABC 互動英語教學集團 編輯顧問)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支持書屋,我會告訴你,因為陳爸的溫柔! 當後援會成員尹立伯和Jennifer請我到書屋後援會幫忙的時候,我還是依慣例要先去深入了解一下。在網路上我找遍了所有有關書屋的資訊,一篇篇研讀,心是愈來愈被陳爸的愛心感動。陳爸所背負的是如此的重擔,時時面對資源短缺的壓力,日日透支體力,他仍然堅定的繼續擔起這個重任,是什麼力量十幾年來支撐著陳爸這樣完全的為孩子們奉獻? 我想起了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第四節裡的經句:「愛是恆久的忍耐,又有恩慈。」在恩慈中永不放棄的愛,是如此的溫柔。當陳爸談到孩子們的近況時,我看到他關懷的溫柔;談到孩子們的將來時,我看到他期盼的溫柔;談到陪孩子騎單車環島一周,孩子們完成艱難行程而激勵的信心時,我看到他以孩子為傲的溫柔;面對著書屋自力更生的菜園時,我看到他寄望提升整個社區的溫柔;教孩子們彈吉他時,我看到他懂得孩子心靈需求的溫柔。去年書屋在台北辦了一場感恩音樂會,孩子們精彩的表演讓人驚喜,陳爸堅持當晚不募款,因為孩子們來是要以歌舞來感謝大家的支持,而不是為了錢而表演,我看到陳爸呵護孩子們自尊心的溫柔。 我支持書屋,支持陳爸,因為他的溫柔,那綿綿不絕,永遠的溫柔。

一個可以卸除三五○顆不定時炸彈的地方

田 馨 (戶外廣告整合行銷主管)

自己是五個孩子的單親媽媽,感同身受。曾在養育五個孩子最艱困時,詢問過家扶中心,若無法養這五個孩子,這五個孩子怎麼辦?家扶中心的回答是會送到五個不同的家庭去寄養。天啊 !這個家不就散了?從此養五個孩子的意念深植心中,再苦再累皆咬牙撐著。一晃二十年,這二十年是如何過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經歷過什麼?受過什麼?當我了解書屋,認識書屋後,十三年照顧上千位孩子,若沒有強而有力的後盾,沒有大型企業團體支持,陳爸是怎麼過的?是怎麼撐的?我自己經歷過養五個孩子的狀況,我心裡很清楚。對書屋的感受。對陳爸的心疼,不由得從心裡蔓延開來,而決定當一輩子的義工。 書屋是避風港,是肚子餓了有飯吃,是放學了有個地方去做功課,受了委屈有人可以講可以哭訴的地方,是一個充滿愛的地方,是一個教孩子勇敢面對學習成長的地方,更重要是,它可以卸除三五○顆不知在何時在何處會引爆的不定時炸彈。 請用心看這本書,在這世風日下,人心愈來愈不溫暖的當下,希望能喚起什麼?能讓您看到什麼?能讓您有什麼行動?有什麼決定?我拭目以待。

生命陪伴沒有時間表

每去一次 心就糾結成團 By吳子平Ruby(光鹽公關公司負責人)

我的好友都說我是個跨不過泰山收費站的人。而這近半年來,我怎會如此頻繁的往返台東?我既不是去旅遊,也不是去度假或探親。 在一次商務聚會中,認識了現任孩子的書屋後援會會長 尹立伯博士,透過他介紹邀請,當我收到關於書屋的簡報檔時,我坐在電腦前淚流滿面,哭到不能自己。我是個母親,有一雙年幼稚嫩的兒女。我努力呵護他們、教導他們,用盡我所有的資源,卯力供給這雙寶貝我認為的最好,從來無法想像這些沒有父母正常照顧的孩子會是如何?去台東看看孩子,每去一次,我的心就揪結成團;每一次抱抱他們,我的心就痛一次。多麼單純的笑容、多麼純真的孩子,其中不少孩子跟七、八十歲的爺爺奶奶過生活,原來這叫隔代教養。 台東人口數差不多是台北市北投區人數的大小,囿於交通不便,有生產力的多半遠赴他鄉,留下來的就是老弱、相對沒有生產力的人。書屋收留的是一些曾被家暴、性侵,甚至有目睹兒(曾親眼見至親自殺或被殺現況,我知道有個孩子從此過度驚嚇到說不出話來)有的孩子被貼上壞孩子標籤…像這樣家庭功能不彰的狀況,彷彿是電視播報的新聞,居然就在我眼前!這些不單單只是故事,而是在東台灣每天都有人在過的真實生活。 生命陪伴沒有時間表,無法用績效、KPI 等標準來丈量。孩子的書屋需要你也跟我一起來支持及陪走。這些孩子都是健康單純的孩子,只是內心傷痕累累。只要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我們願意陪伴同行並傾聽一段時間,...

因為有人牽掛著你

滋潤人的,必得滋潤 BY古碧玲(曾任媒體高階主管,現投入設計產業創業)

選擇支持書屋,也許該從我念初中時開始說起。 從小把戲多的我,被父母送到一所管教十分嚴格的天主教私立女中,除了希望我專心念書外,更怕我走偏。 國三那年,壓不住躁動叛逆的心緒,與四位不安於教室的同學,五個女生展開了「在路上(on the road)」的翹課探險之旅。每天約好翹課的時間,先把書包從草坪扔到學校圍牆外,假裝要去對面的宿舍,一踏出校門,五人抓了書包拔腿就跑,足跡遍布台北公館的東南亞戲院與西門町的電影院,沒看他個三、五部經典西洋片,不可能走出電影院。電影嗑飽了,來碗灑了香蕉油的蜜豆冰則是結束一天翹課的必行儀式。 國三整整一年,沒上過幾堂課,科科課本簇新。聯考將近的某一天,五人翹課在學校附近站牌等車,被班導師逮個正著,還來不及轉身開溜,她當場怒叱著:「站住!還去哪?妳們准考證都不想拿了嗎?」依稀記得有幾個他校男生看著我們,在一旁訕笑著。 導師氣得時不時跟父母數落我有多離譜,那不是國中第一次被校方或老師告到家裡去。國一住校時,學校餐廳最愛炒青椒炒肉絲,一聞那青椒氣味,立刻反胃的我,總是隨便扒幾口飯就匆匆下桌。但素來調皮搗蛋的我被修女盯上了,規定我即使吃完飯仍不准早早離開餐桌。 關鍵的那一餐飯,我如常速速吃完飯後,與其百無聊賴坐在桌前等著,索性起身幫同學打飯,赫然發現飯裡居然有隻蟑螂!我反射動作撲打它並大聲叫到:「有蟑螂!」穆修女(迄今我還忘不了她的姓名與臉孔)立即快步前來揪住我...

不只捐錢,也要捐人

黃仲豪(曾任宏達電資深經理)

在營利組織工作的最後那段時間,心頭反覆浮上一個問號:接下來的人生,該怎麼做更好的利用?那時陳樹菊阿嬤的故事給了我很大的啟發,頓悟累積天上的財富才是更有意義的人生。離開工作崗位之後,在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書屋,也認識了陳爸。 陳爸和書屋的夥伴們,在過去的十幾年來,一直在顛簸之中,奮力的照顧過上千個孩子,這些孩子的狀況不一,共同的是書屋的陪伴和療癒。在參與書屋後援會的這段時間裡面,與書屋的夥伴互動愈多,學習的也愈多,深感書屋夥伴不受世俗所羈,陪伴每一個孩子走不只一里路,這種精神在追名逐利的喧擾塵世之中殊為少見,很高興台灣還是有很多這樣的人、這樣的組織堅守在各個被需要的地方。希望台灣未來有更多的各界俊彥,不只捐錢,也願意捐人,讓每個孩子都能得到陪伴、照顧、教育、和機會,這些,是每個孩子,都應得的。

看見了不一樣的「豐盛」

楊郁雯(現任哈肯舖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身為基督徒, 將「愛」掛在嘴邊,似乎是極為平常的;年近半百,正值要努力衝刺事業,好儲備人生下半場的足夠老本時,遇到要實際付出行動來對這社會關懷,總還是積極度不夠;然而,心中總有個縈繞不去的聲音:「不要等,愛要及時」。 在姊妹的交流中認識了書屋,認識了孩子們口中的「陳爸」-這位半輩子在摸索人生,半輩子在為不認識的孩子們付出生命的男士,從世界標準來看,他是不足的、是缺乏的,但我卻看見了不一樣的「豐盛」。 與外子中年再度創業後,想讓企業能為社會做些什麼, 所以每年總會與一些公益團體合作,開始牙牙學語地學習如何成為「社會企業」,從只是「合作關係」到把自己投入, 成為「孩子書屋」台北後援會一分子,與一群生命順序以及世界價值觀不一樣的熱情志工夥伴們同工後,看見了也聽見了這些孩子們的需要,不是一頓飯而已,更是要有人陪伴他們度過那缺乏、走過那恐懼,有些小海鷗天生羽翼較不豐厚,但這並非命定就無法翱翔,只要用愛心耐心陪伴、訓練他們,仍然可以如鷹展翅上騰。 社會結構問題造成的城鄉落差,政府制度改絃更張或可以等,但這些孩子們是不能等的。讓我們一起陪他們走那一里路,相信他們可以飛得更高更遠!

孩子的良善

其實,相信很多人在台東市都看過這位阿婆。 阿婆每天都在市區賣東西,那天,孩子們幫阿婆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路程阿婆就到家了,就算沒有孩子的幫忙,對阿婆來說也只是每天例行的路程。 我們很高興的是,孩子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去做一件“好”的事,或許他們只是覺得好玩、或許他們是想得到老師的稱讚。 我們只希望,能讓孩子保持這樣的熱心,不要對社會冷漠,別人怎麼幫助我們,當我們有能力的時候,也能伸出我們的雙手。

師訓與多元課程

陳爸經過多年的嘗試與調整,認為自己訓練書屋的老師是最能永續的辦法 因為社區的爸爸­媽媽們還是比較懂得當地孩子的情況與生長環境,所以能夠去了解他們的行為以及感受背後­的成因,並且長時間陪伴他們。 地理,是培養孩子世界觀重要的學習科目。 陳爸的精神是,在一張世界地圖就能夠講解所有­相關的資訊,從主要的地形、國家、風系、洋流與板塊等基本的知識,到連結氣候、礦產和­天然資源,進而發展出不同產業以及人文風情,甚至更進一步扣到資源爭奪的戰爭上,相當­精采。 書屋也嘗試透過各種體育及音樂活動,吸引孩子前來書屋,並教導正確的觀念,等培養孩­子的自信心以及學習動機後,再將他們引導到正規的課業學習上。 當孩子不想念書、不知道­為什麼要讀書的時候,強迫他們念書只會讓他們更抗拒,最後選擇逃避。因此,如何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才是最重要的教育課題,絕對不是考試分數的多寡。

很多的願意,是因為被需要

第二次機會、第二個家

書屋的倉庫課輔教室啟用了,雖然還沒有正式通告各社區, 但已經有些家長聞風而來,開始要把孩子送過來上課。 書屋課輔累積了10年的教學經驗,目前多名幹部正積極的將這些知識文字化,做出教材。而隨這近年來連戰皆捷打響了知名度,大知本社區關心孩子課業的家長不斷的想將孩子送過來補習,希望孩子能夠有好的成績。 書屋教育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教師有高學歷或是有嚴格的體制規範,反而剛好相反的是書屋能夠花時間陪伴、了解孩子的問題,針對問提核心來扶持學童,而且凝聚了優質的學習氛圍與溫馨的「第二次機會(Second Chance)、第二個家(Second home)」的環境,讓孩子們來到這是輕鬆的,自在的,主動的、快樂的,再加上書屋的教材與師資,在目前殘破的教與體制結構中殺出一條血路,為這區的莘莘學子開出一片天地。 快樂,而且有效率的學習天地 不論一開始孩子們是自願來、聽到朋友說很好而好奇的來,還是被家長硬逼著來的,過了段時間後孩子們口口聲聲都是書屋,出門都是要來書屋。 為什麼? 因為這裡有新的機會、新的希望、有願意傾聽的人、願意幫助的人、有願意當他們家人的人。 很多的辛苦、很多的願意,是因為被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