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爸與陪伴者的故事

【我在書屋的一天】文・陳怡揚

文・公關組組員 陳怡揚

我總是習慣在七點起床,準備我的早餐。 那是自臺北工作後就養成的習慣,七點起床、七點十分開始準備早餐,七點四十五早餐上桌,同時打電話給睡夢中的女友,八點半出門上班...只不過目的地由信義區的設計公司換到台九線旁的書屋辦公室,風景從吵雜車陣換成彩色的紅藜田畦。 我會的事不多,但對目前書屋急需的設計空缺來說,也能有些貢獻。 比起以前的公司,這裡的MAC稱不上強大; 比起以前的案子,這裡的稱不上賺錢, 但比起以前,這裡的案子是那麼自由而且溫文, 同時帶了點書屋特有的辛辣勁道。 記得來到書屋的第一天,我的腦子就超載了, 接著的第二天第三天直至一週,我的腦子都呈現了超載的狀態。 雖然說是超載,腦袋卻一點也不疲乏, 我想我目前工作的最大感受, 就是這種高速運轉但是隨時充飽電的迎戰動感。 早上、下午我會被各種心智圖、發想創意或是作圖塞滿, 其中有個讓我期待的時間,是每天的中餐。 因為糖尿病的關係,外食對我而言非常不方便, 書屋的午餐簡單粗飽,是讓我能迎戰下午的原因之一。 吃飽飽,也要有好朋友能聊得開心。 進書屋的兩個月來,和舊朋友新朋友聊以前的事、聊未來的事, 也聊接下來準備要發生的事。 因為這些朋友,我新接觸了衝浪、也回味了大學時期徹夜彈琴唱歌的快感。這些跳脫原本生活的事可以讓高速運轉的腦子緩一下, 這個緩下來的空間則讓明天的運轉能夠更快更順利。 在這,...

【我在書屋的一天】文・黃劭筠

文・美和書屋 黃劭筠老師

  「你在台東工作,都做些什麼啊!跑那麼遠,值得嗎?」 這是來書屋工作後,最常聽到也最現實的關心。 是阿!我來台東做什麼? 我來台東,面對最真實且最真摯的生命。   在書屋的日子,生命中時時刻刻都環繞著許許多多的孩子, 從外在的角度看來,這些孩子多多少少有些行為偏差、 家庭問題或是認知發展的缺憾, 但在我的眼中,這些孩子,是一群想得到愛,也樂於付出、給予愛的孩子。 書屋的孩子,眼神特別的清澈明亮,藏不住任何的訊息, 在他們眼中,常常讀到生命中的不信任與不公平; 在他們眼中,常常透露出不知所措卻有帶點堅韌的勇氣。 我想,每天撼動我的,就是這一雙雙眼睛傳達出來的訊息; 最讓我離不開的,也是這一雙雙充滿生命力的眼睛。   在書屋,我們的陪伴不僅僅侷限在外界認知中的課業輔導、安親陪伴或者是補習教育。 在書屋,我們陪伴孩子認識生活周遭的所有一切, 陪伴孩子經驗生命中充滿喜怒哀樂的所有時刻。 在書屋的每一天,我們漸漸教導孩子認識土讓,認識環境, 我們漸漸開墾自己的菜園,從播種、除草、收成, 我們慢慢的開始自己炒菜煮飯。 每天的生活,我們與土地、與環境進行著一曲不一定華麗但卻協和的舞步。   在書屋,我們跟孩子討論不同的生活經驗,...

【我在書屋的一天】文・陳秋蓉

文・協會理事長 陳秋蓉老師

被灑進的陽光喚醒,是以前在台北時沒有過的經驗, 有的是鬧鐘都難吵醒的疲憊身軀,在台東,深吸口氣就讓人神清氣爽。   想起昨晚一位媽媽來找我, 帶著侷促、靦腆的神情跟我說:「秋蓉,你明天可以陪我去學校好嗎?老師叫我去學校說小芳的事…。不要給她爸爸去,她爸爸會跟對方要錢,這樣對小孩不好,同學會很討厭她…。」   事因小芳被班上三位調皮的男同學拿著打餐的湯杓當球棒, 揮打時,杓與柄分離,杓飛出去剛好滑過小芳的臉頰。 學校老師做了緊急處理,事後再邀集兩方共四位家長到校商議; 到場只有小芳媽媽和其中一位家長, 而老師連聲抱歉的表示另外兩位家長怎麼都聯繫不上, 這樣的情況對我一點也不陌生。   過程中,小芳媽媽緊張的有點結巴, 雖不擅言詞卻完全表現出對三位孩子包容、體貼, 反覆說著:「這樣很危險,以後不可以在教室玩,我有賺錢,我不會跟你們要錢,我會自己帶小芳去看醫生……。」 三個國中大男生頭低低的,從原本有些驚恐,漸漸臉部線條柔軟了, 最後跟小芳媽媽道歉時,滿是誠懇, 我想三個孩子一定不會忘記這次事件的教訓。 在場的我心中有些悸動, 當初若沒有堅持,也不會看到小芳媽媽的轉變, 若在當年一定不是今天這般景況,破口大罵、...

【小燈泡】

文・陳俊朗 (陳爸)

每次有隨機殺人的重大案件,台灣就被撕裂成二個部分: 一種是: 殺人的人該死,廢死聯盟該死,精神鑑定讓該死的人不會被判死刑,所以也該死。 另一種是: 這是社會問題,教育問題,要回到根本面去檢討,才能解決問題。 這部分最有力道的是舉出日本90年代頻繁發生隨機殺人的例子。 剛開始也是群情激憤,要求擴大處決範圍,增加司法權力…,但最終證明於事無補。 後來回到根本面,也就是政策面去檢討,最終甚至造成政黨輪替。 這次隨機殺人案件發展過程裡,小燈泡媽媽應該是最不照老劇本演出的。 在悲痛中,沒有情緒性的哭訴、叫囂,而是冷靜地說: 「這樣的隨機殺人事件,兇嫌當時並沒有理智,這不是靠立法可以處置, 我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不要再有這種人出現....」 這顯然很不符合多數人情緒性的期待。 只是站在為人父為人母的角度仔細體會,堅強又冷靜的言論, 發自親眼目睹慘劇沒多久,那要有多少堅毅才穩的住情緒說出來。 希望女兒的犧牲能喚回一些什麼,那要有多少對女兒的愛才壓得住憤恨轉成祝福。 我做不到,我想很多人都做不到。 她在黑壓壓的情緒性反應與懶惰的無知中,把一盞小燈炮點亮了。 書屋16年,每天呵護的,是一群長年被放棄、在挫敗中掙扎的孩子。 全國數以百計的生命教育單位,每天用盡心力,也是想挽回這些孩子, 不要絕望,不要變成鄭捷或王景玉。 在教育的最前線...

【以愛翻轉 是謂大同】

被九個太陽祝福著的台東,前些日子不敵寒流攻勢,氣溫劇降,掛念著部落裡的辛苦老人家,書屋夥伴帶著厚棉被一家家走訪。   李伯伯一生未婚,獨自住在部落的小平房,晚餐靠著書屋送餐,其他餐就自己煮來吃,身體不好的他,總是彎著略駝的背,笑笑地緊握夥伴的手!   王阿姨50歲,和年老多病的70歲老媽媽住山上,生活清苦,看到夥伴拿棉被上山,搖搖頭說:「我們有棉被了,送給更需要的人吧!」   偏鄉的獨居老人,風燭殘年、家徒四壁,卻對人生感恩而知足,心裡有疼惜、有敬佩,更多的是牽掛不捨,他們要的不多,簡單的噓寒問暖,足已!   「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謂大同。」  社會需要有愛,書屋所在的偏鄉更需要以愛翻轉,是謂大同。  

「孩子的書屋」最大後援會陳基傳阿公、顏花蕊阿嬤歡度鑽石婚 

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台灣社會裡,一對夫妻要攜手走過一甲子歲月,經過六十個年頭的考驗仍相依相持,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台東縣建和地區的陳基傳阿公和顏花蕊阿嬤今年九月四日就結襟滿六十年,除了黃健庭縣長將親自頒發獎牌與紀念品之外,這對高壽伉儷的鑽石婚在台東地區更具有非凡的意義。   原來,陳阿公和花蕊阿嬤是「孩子的書屋」創辦人暨台東縣教育發展協會理事長陳俊朗的父母。十四年來,作為從小就讓父親陳基傳老先生最擔心的么兒-陳俊朗,為了陪伴家庭功能不彰的孩子,散盡家產、妻子離去,眼看書屋的孩子愈來愈多,再雄厚的本錢也無以為繼,好幾度快撐不下去。   陳阿公起初為么兒這種近乎傻瓜般地無怨無悔精神非常惱怒,父子之間常為了書屋之事大生歧見,杆格甚深。尤其陳阿公總覺得書屋這些孩子不學好,自己的兒子幹嘛把所有的一切賠上去?在為描寫書屋故事的《愛。無所畏》一書寫序時,陳基傳阿公如此寫道: 「書屋,在身為父親的眼裡看來,是我兒用生命做出來的。 一個個別人都說壞的孩子,他一個個撿起來顧著。為他們去吵架、跟人家爭得面紅耳赤、大打出手….,沒有一個孩子跟他有關係,但他就是視如己出……,從一堆朋友到沒有朋友…沒有像他這樣傻,也沒有人像當他爸爸、媽媽一樣需要這麼擔心自己孩子的。我常自己安慰,他是在做菩薩做的事。...

嘉義小草,在台東找到幸福

孩子的書屋有喜囉

在孩子的書屋眾位老師裡,小草老師反而顯得很「異類」─人生沒有太多磨難,卻因為別人的孩子徙居台東。每回看到她在溫泉書屋時,總有孩子繞著她爬上爬下的,或是貼東西在她臉上、戴東西在她頭上,對孩子的心思意念,她彷彿是解碼機般,很了地掌握著,無論孩子是鬧彆扭、發脾氣,她都能按奈得住。 為了別人的孩子移居台東的小草,早把書屋當做自己的家。據說新郎倌追她時,小草告訴男孩說:「得要書屋大家點頭同意,才能跟你交往。」 書屋夥伴看了這位來自台南的男孩,都認為跟自家的小草好登對,卻半威脅說:「你要跟小草交往可以,但可不能帶走小草喲!」 這回,書屋迎接嫁個女兒,賺個女婿的喜事,亦父亦兄的陳爸可樂了!眾人也忙得喜孜孜的! 而小草拍完婚紗照後,心中始終有個遺憾:在自己人生大事中,卻不能和書屋的孩子一起拍照。 攝影師劉振祥彷彿是天使般適時來到。拍下很不尋常的結婚照,為付出無私的愛的小草圓了夢,彷彿是上天特別賜予的祝福。 當青春正茂的小草一離開嘉義老家,落腳台東「孩子的書屋」擔任缺乏愛與陪伴孩子們的老師之後,她篤定地在台東生活著, 第一次碰到她忍不住問說:「從西部來這裡習慣嗎?」小草堅定地以:「喜歡。」兩個字回答。 小草真心愛書屋每個孩子,把他們當自己的心頭肉,當與年輕的另一半即將成立自己的家時,她所帶的溫泉書屋每個寶貝孩子終於能一起入鏡,留下此生最值得珍藏的影像。 2月26日,...

【盧彥勳-書屋最佳公益代言人 出力幫孩子蓋城堡】

  前些天午後,台東陰暗微雨的天氣,在孩子口中的彥勳哥哥來到書屋後刹然而止,陽光撥開雲層喜滋滋地灑落一地,就像書屋得知這位台灣網球之光,願意無償幫書屋代言公益廣告的雀躍心情一樣! 這天的拍攝,盧彥勳就像個孩子王,帶著孩子們打網球,"來一二三,揮拍"、"不錯哦,你學的很快",一句又一句鼓勵孩子,亳無明星架子,就像鄰居大哥哥隨和親切~ 一整天相處下來,書屋孩子們愛上這位很會打球的彥勳哥哥,紛紛圍住他要簽名,當他要離開時,不管大人小孩都依依不捨地用力揮著手大喊"再見再見",大喊"謝謝彥勳哥哥"! 盧彥勳,是台灣的驕傲,因為覺得自己的網球生涯受到很多人的無私幫助,才有現在揚名國際的成績,所以當自己開始有了力量,也想要回饋,為需要幫忙的社會角落出一份力! 謝謝彥勳哥哥為了書屋,不遠千里來到偏鄉,幫助這群可愛又天真的孩子,你也是書屋的驕傲!

被翻轉的人生

書屋翻轉的,不是只有孩子的人生

書屋為了讓孩子能夠擁有全方位的照顧而成立了很多組別,今天介紹的,是書屋的官網和粉絲團管理員,同時也兼任公關募款助理的「小貓」。 「我來自台北,這裡的孩子叫我小貓老師或小貓姐姐,雖然以往從沒接觸過相關工作,但一年前翻山越嶺來到台東定居後,希望自己能為偏鄉的孩子付出心力。城鄉差距如此之大,讓我這個曾經的都市人心裡受到大大的撼動,於是,心裡總是想著,如果可以透過我寫的文字、拍的照片和剪輯的影片讓更多人知道,只要你願意多關注孩子,進而以實際行動來支持他們在書屋的成長,他們的人生是能被翻轉的! 不知不覺一年過去了,我每一次到書屋陪孩子玩耍、每一次被孩子緊緊擁抱、每一次聽到孩子問我:小貓姐姐,妳好溫柔喔!我好想要妳當我的媽媽~我可以叫妳小貓媽媽嗎? 我才漸漸知道,其實被書屋翻轉的,不只是孩子的人生,還有我的!」

師訓與多元課程

陳爸經過多年的嘗試與調整,認為自己訓練書屋的老師是最能永續的辦法 因為社區的爸爸­媽媽們還是比較懂得當地孩子的情況與生長環境,所以能夠去了解他們的行為以及感受背後­的成因,並且長時間陪伴他們。 地理,是培養孩子世界觀重要的學習科目。 陳爸的精神是,在一張世界地圖就能夠講解所有­相關的資訊,從主要的地形、國家、風系、洋流與板塊等基本的知識,到連結氣候、礦產和­天然資源,進而發展出不同產業以及人文風情,甚至更進一步扣到資源爭奪的戰爭上,相當­精采。 書屋也嘗試透過各種體育及音樂活動,吸引孩子前來書屋,並教導正確的觀念,等培養孩­子的自信心以及學習動機後,再將他們引導到正規的課業學習上。 當孩子不想念書、不知道­為什麼要讀書的時候,強迫他們念書只會讓他們更抗拒,最後選擇逃避。因此,如何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才是最重要的教育課題,絕對不是考試分數的多寡。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