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我在書屋的一天】文・陳秋蓉

文・協會理事長 陳秋蓉老師
被灑進的陽光喚醒,是以前在台北時沒有過的經驗,
有的是鬧鐘都難吵醒的疲憊身軀,在台東,深吸口氣就讓人神清氣爽。
 
想起昨晚一位媽媽來找我,
帶著侷促、靦腆的神情跟我說「秋蓉,你明天可以陪我去學校好嗎?老師叫我去學校說小芳的事…。不要給她爸爸去,她爸爸會跟對方要錢,這樣對小孩不好,同學會很討厭她…。」
 
事因小芳被班上三位調皮的男同學拿著打餐的湯杓當球棒,
揮打時,杓與柄分離,杓飛出去剛好滑過小芳的臉頰。
學校老師做了緊急處理,事後再邀集兩方共四位家長到校商議;
到場只有小芳媽媽和其中一位家長,
而老師連聲抱歉的表示另外兩位家長怎麼都聯繫不上,
這樣的情況對我一點也不陌生。
 
過程中,小芳媽媽緊張的有點結巴,
雖不擅言詞卻完全表現出對三位孩子包容、體貼,
反覆說著:「這樣很危險,以後不可以在教室玩,我有賺錢,我不會跟你們要錢,我會自己帶小芳去看醫生……。」
三個國中大男生頭低低的,從原本有些驚恐,漸漸臉部線條柔軟了,
最後跟小芳媽媽道歉時,滿是誠懇,
我想三個孩子一定不會忘記這次事件的教訓。
在場的我心中有些悸動,
當初若沒有堅持,也不會看到小芳媽媽的轉變,
若在當年一定不是今天這般景況,破口大罵、借題發揮....。
孩子們穩定到書屋,小弟不再是一天兩瓶飲料果腹而滿口黑牙的蘿蔔頭,
大姊在服志願役,媽媽擔任農業組鐘點工,
生活穩定,心理踏實了,表現的態度也從容了。
 
離開學校,看看手錶,得趕著9:30回協會師訓,
這是書屋老師一周兩次的進修,充實我們帶孩子的能量和裝備,
從學科、教學法、班級經營、孩子行為的觀察和處理、孩子各式的生理、心理衛教。
只要談起自家的小孩(老師們暱稱負責的書屋所屬的孩子們都是「我家小孩」)各式狀況,總是欲罷不能,
總之,都是我和孩子們每天生活的點滴,
在書屋,就是和孩子們一起生活。
 
這時就會傳來陣陣撲鼻的菜香,
每天中午都有兩位夥伴輪流烹煮大夥的午餐,
起初是書屋夥伴都不支薪,就想至少有飯一塊吃。
現在多了顧念外地夥伴也可以吃到像在家一樣的飯菜,
還有就是自己種的無毒、健康的蔬菜。
 
一天最精彩的是下午孩子們陸續放學回到書屋。
一群小孩嘰嘰喳喳的叨念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
誰被球打到了,誰被老師處罰了,誰很白目,又有誰如何如何....。
從這些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我都在觀察,
哪個孩子話少了,哪個孩子過high、哪個的言語中透露出家裡可能有些不尋常的氣息...。
先看顧好孩子的心理,教得的東西,才能裝得進去。
對自己有期待,才會想要探索、學習更多,
書屋老師要在孩子的需要上做他的燈塔。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