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哭不出來的女人

建和書屋小故事1 (2007年1月)  


文:陳俊朗 (陳爸)

一月五日:在書屋倉庫前辦了一個小音樂會。

原先只是簡單的希望在倉庫前擺上鋼琴二台、電子琴一台,安排部落裡會彈鋼琴的大人小孩上台尬尬鋼琴,給部落帶來一點音樂氛圍,一點正面的東西。

孩子剛在搬鋼琴,村裡的人就慢慢靠過來幫忙,掃地的掃地、搬東西的搬東西,村裡做舞台的把舞台搬來,做音響的,知道了也把音響設備搬來....。一個音樂會變的有模有樣了。

在試音過程中,『顛』來了一個醉女人,自顧自的『爬』上舞台,沒有譜、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彈了一首---新不了情。

59年次,長的不差,印象中365天看到她醉的顛三倒四的也是365天,偶而還會被他『魯』著幫她買酒…..。

帶醉意的琴聲,在場沒人想理會,還有人要趕他走,我請大家靜下來,不要干擾她,讓她彈...。

開始是亂的,但看得出她在努力讓自己清醒,想宣洩些什麼。
再重來,正常的琴聲逐漸變的哀怨,不知道她是否流了眼淚,但琴聲幽幽怨怨,聽得人心酸...。彈完,她趴在鋼琴上,不知道是哭是醉,只是隱隱看到她的背似啜泣的起伏....。

問了村人,才知道又一個心碎的故事:愛上不該愛的人、未婚生子、被遺棄、對抗所有人的生下孩子。家人、鄰居持續的壓力、不諒解、不知所措、求救無門、再無力對抗、最後選擇放棄自己...。

叫了一個平時她認的出的朋友,陪著她回去洗澡換正常的衣服,在音樂會安插一段專屬她的時間。

整個音樂會裡,她顯然最吵!! 每一首曲目她都熟。鼓掌也是最大聲。她的時間裡,她試圖正常的彈了幾首曲,唱了一首歌,…靦腆的癲著。

聽得出來,她鋼琴和歌聲裡下過的功夫。

安排了幾個她的朋友在她下台後去抱抱她,
也叫大家不要再叫她『廢物』,叫他的本名。

準備請他來教鋼琴,條件是上課不能醉,不能有酒味。

社區有相同境遇的人不少,我想整個台灣會更多。

是甚麼原因讓我們生長的地方變的如此冷漠,
是甚麼原因讓我們不再關懷周邊的人,即使曾經跟你是生死莫逆。
是甚麼原因讓我們只在乎錢、權力,讓自己都不喜歡自己。大房子、好車子、高級服飾、一個自己虛構的美好未來和預期他人的期望..…這些,真的這麼重要?

真的值得我們放著心裡可能有的感動?放著童稚時的真情真義…???

而如果,這悲傷發生在自己身上,會不會連哭都哭不出來,會不會放棄得更徹底?我們可不可以做些甚麼?為身邊我們都熟的人?
也許只是一個安慰,也許只要一個支持的笑………。

音樂會結束了,悲傷的故事可不可以不要再繼續。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