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生命陪伴沒有時間表

每去一次 心就糾結成團 By吳子平Ruby(光鹽公關公司負責人)

我的好友都說我是個跨不過泰山收費站的人。而這近半年來,我怎會如此頻繁的往返台東?我既不是去旅遊,也不是去度假或探親。

在一次商務聚會中,認識了現任孩子的書屋後援會會長 尹立伯博士,透過他介紹邀請,當我收到關於書屋的簡報檔時,我坐在電腦前淚流滿面,哭到不能自己。我是個母親,有一雙年幼稚嫩的兒女。我努力呵護他們、教導他們,用盡我所有的資源,卯力供給這雙寶貝我認為的最好,從來無法想像這些沒有父母正常照顧的孩子會是如何?去台東看看孩子,每去一次,我的心就揪結成團;每一次抱抱他們,我的心就痛一次。多麼單純的笑容、多麼純真的孩子,其中不少孩子跟七、八十歲的爺爺奶奶過生活,原來這叫隔代教養。

台東人口數差不多是台北市北投區人數的大小,囿於交通不便,有生產力的多半遠赴他鄉,留下來的就是老弱、相對沒有生產力的人。書屋收留的是一些曾被家暴、性侵,甚至有目睹兒(曾親眼見至親自殺或被殺現況,我知道有個孩子從此過度驚嚇到說不出話來)有的孩子被貼上壞孩子標籤…像這樣家庭功能不彰的狀況,彷彿是電視播報的新聞,居然就在我眼前!這些不單單只是故事,而是在東台灣每天都有人在過的真實生活。

生命陪伴沒有時間表,無法用績效、KPI 等標準來丈量。孩子的書屋需要你也跟我一起來支持及陪走。這些孩子都是健康單純的孩子,只是內心傷痕累累。只要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我們願意陪伴同行並傾聽一段時間,您就會像那風箏的線頭,讓他在失意失落失望時,回想起曾有人那麼在乎過他,孩子就會轉往正途走去。

我曾思量,我個人小小的力量,能夠做的實在有限,但我若用力透過大眾傳播把書屋發生在東台灣的真實故事散播出去,讓大眾更了解書屋如何用生命在陪伴孩子,必定能感動每一位閱聽者,化為行動參予支持孩子的書屋。

我支持陳爸,支持書屋的每個陪伴者。謝謝你們用生命默默陪孩子走出幽黯路。感謝上帝的帶領,讓我有機會成為書屋後援會的一員,讓我能看到自己不同的生命價值。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