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我在書屋的一天】文・鍾鎮宇

文・社服組組員 鍾鎮宇
 
清明節結束的一個月,太陽已不同於以往是溫暖和祥的,
 
農田裡的草才剛剛清除,卻因為雨水與烈日而重新深根茁壯,
 
我從協會出發,得趁陽光斜照時帶著 他們 來趕工,
 
箱型車的身影才剛從路口現蹤,阿強(化名)早已在家門口等待,
 
招呼一聲後阿強便拖著緩慢的步伐上了車,
 
我們抵達農地,農田的草叢著實讓人感到頭疼,
 
要以純粹人力整理這塊土壤是可行的,但絕對不容易,
 
在休息區裡我們裝備好需要的簡便工具後,便開始動工,
 
今天的進度是整理出8行的土丘區域來做為之後耕種所需,
 
說實在話,我絕對不是一位稱職的農夫,
 
鋤頭的使用上有太多疏失,事倍功半的狀況下,
 
我帶著阿強一起鬆土除去土壤裡的草根與石塊,
 
阿強曾經是一位有專業技術的發電機安裝員,
 
但因事故而使身體無法從事原本工作,
 
阿強只能分批多次來完成這些工作,
 
帶來的礦泉水隨著烈日高升讓難耐的喉嚨忍不住去暢飲,
 
逐漸減少的水平面,是今天進度的轉化,
 
最後一條土丘的完成,讓阿強疲憊的臉上出現笑容,
 
他數著一條條的土丘而感到高興,
 
或許,這一天的工作成果用常人的角度來看,
 
會是荒唐不平等的付出與收穫,
 
但是對於阿強而言,能夠重新在一件事情上得到成就感,
 
一定是比平白得到一份錢財還要更加有份量。
 
 
騎上機車,穿梭在社區那有點雜亂的巷弄,
 
我停駐在一棟用土與竹片搭建的房子前,
 
如果在過去,
 
我應該不會相信這是一間能居住的房屋,
 
牆面不僅斑駁,而是充滿破裂的損壞痕跡。
 
 
這是我們社服組一位個案所居住的家,
 
聽到摩托車引擎聲熄火,
 
大熊(化名)從灰暗的房內探頭出聲,
 
「阿,是____喔,我今天原本要去田裡啦!
 
但是我又腳痛了(痛風),沒辦法站。我明天會去,你今天先幫我把菜澆水啦!」
 
他是一位正值中壯年的男子,因為嚴重痛風與疾病自我控制不佳,整個人失去工作能力,
 
但生活環境與交友應酬壓力讓他難以從酒精的枷鎖中離開,
 
"農田"則是一項嘗試讓他轉移生活重心的計畫
 
期望在規律的生活與適宜的醫療照顧下,大雄能慢慢脫離現在的狀況。
 
 
跟大雄了解他的缺席原因後,重新叮嚀他不能再喝酒,
大熊則認真地跟我說他都沒有喝,踏上機車我與大雄告別,雖然知道大熊應該還是忍不住喝了酒所以才又痛風復發,
 
也只能先用口頭告誡來維持,整個問題根本還是大熊自己的意志,
 
從旁協助慢慢用各種方法改變大熊與他的好朋友們的觀念,
 
才是讓這群被酒精綁架的人能自己贖回自由的唯一方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