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我在書屋的一天】文・曹正

文・社服組組員 曹正
時速八十公里的機車,跟一個在風中嘶吼唱歌的騎士,
大概是描繪早晨樣貌的我最好的寫照。
好像不這麼做,一天就不會開始一樣。
 
拉上拉門,進協會辦公室,
開始整理前一天去知本社區訪視居民的身體資料。
一邊埋怨社區中為何有這麼多飲酒、三高、痛風的居民,
沒有好好在控制病情,
一邊又在腦中不停轉著一些想法跟點子。
 
同事鎮宇幽幽笑著,從旁邊經過,打斷了我的思緒。
他說,社區一位街友的疥瘡情形,似乎又惡化了。
 
「又是他,上次才因為他的燙傷傷口潰爛,去幫他處理過一回。」
 
我趕忙拿起筆,查幾個方便閱讀的衛教資料,
開始在紙上列下我們要協助處理的事,
包括訪視、購買疥蟲藥物、熱水處理衣物、被褥、家中清潔消毒等,
然後與街友的主責社工滄哥商討,是否要請街友的女兒前來協助清潔等等。
 
社區面臨很多健康問題,社區的力量到底能夠如何運用呢?
像是血壓、血糖、傷口換藥、叮囑吃藥、身體清潔、居家清潔等,
是不是能夠訓練一些社區的媽媽來幫忙呢?
 
午後,帶著簡單的醫藥箱,與合作的藥師送完社區居民的藥物後,
順道去看一下那位街友,看到他時就注意到他不停的搔抓,
掀開衣服,果然,疥瘡的情形蔓延了,
雖然已經請他塗抹了藥膏,
但是可能因為他沒有辦法把床單被褥拿去清潔,才導致情形惡化。
於是聯絡了社區里長跟女兒前來溝通與幫忙,開始一系列的處遇。
 
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一轉眼又要下班了。
我們常常必須耗費一天的時間,只為了處理一位居民的突發狀況。
健康,離這些光生存就不易的人實在太遠了。
 
「唉。」,一天常常是用一個嘆氣作結,
我時常在想我們做了那麼多關懷社區健康的事,
究竟消磨了多少自己的心力。
但一想到上個禮拜,剛協助完一個阿嬤穩定了氣喘問題,
又帶藥師送藥到家裡,並且細心跟他解說藥物的使用,
他不停的道謝與感恩的神情,
就覺得自己在做的事,
好像,還是有點意義的。
 
明天,來嘗試聯絡幾個社區的媽媽吧!
看他們願不願意學習一些幫忙照顧人的技巧,
一起來為社區健康做點努力。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