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動態

【偏鄉 絕不代表永恆的弱勢】

小賢是書屋的孩子,從小父母離異,父親嚴重嗜酒,家裡還有阿嬤和高齡九十的曾祖母住在山上。 因父親無力養家,全家就只能靠著阿嬤彎著老邁的身軀,幫人排荖葉賺取微薄薪水維生,而年邁的曾祖母不小心跌倒,臥病在床,阿嬤肩上重擔沈重地似乎看不見明天! 小賢在國中時,為了逃避回家開始四處閒晃,出現青春期的叛逆行為,說不上壞,卻讓一路陪伴的書屋夥伴憂心不已,為了讓他在成長的關鍵期不致迷失,書屋尋遍各種管道,補助學費讓他到南部讀書,希望暫離充滿負面壓力的原生家庭,轉換新環境,能全力拉這個孩子一把,甚至這個家庭一把!  雖然小賢最後仍中途輟學了,但卻努力地找了份工作,學習自力更生。   小賢的故事,在偏鄉並不是特例,在書屋甚至是常態! 心疼這些孩子,因無力改變原生家庭而黯然的眼神,所以書屋堅持不放下任何一個孩子,他們有扭轉人生的權利,偏鄉絕不代表永恆的弱勢!

【是誰把鞋子藏起來了?!】

關於勇敢與認錯

晚上,孩子小A流著眼淚說:「我的鞋子不見了!」 老師把所有孩子找來,問:「有誰看到他的鞋子嗎?!」 孩子面面相覷靜默無語,小A哭的更傷心了! 因為鞋子不可能憑空消失,⋯⋯ 老師決定,沒人承認之前,大家都不能下課! 時間一分一秒地在尷尬的氣氛下流逝, 終於,一個低著頭的孩子舉手承認是他做的! 起因是他看到小A踩到他的鞋子,他生氣就把小A鞋子拿來亂丟,沒想到一用力就丟上屋頂了,怕被罵不敢講! 老師問他:「那現在小A沒有鞋子,怎麼回家呢?」 他努力想了一下,決定先回家拿一雙鞋來給小A穿。 孩子,每個人都會犯錯, 而「認錯」卻是一門連大人都覺得難的人生功課; 你勇敢地舉手,相信當下必定天使惡魔糾結不已! 但,懂了嗎? 唯有勇於認錯,才能拿這樣的勇氣好好面對自己! 今晚,在孩子的心裡種下『勇敢面對』的小小種子, 期待發芽的力量能為翻轉世代的理想,向下用力扎根!

2014 書屋年度感恩音樂會

2014 感謝有你

2014 書屋年度音樂會 全場爆滿  感動落幕 孩子的表演 超出大家的預期 如雷的掌聲尖叫 給了孩子最大的支持和鼓勵 2014 感謝對書屋付出關懷的每一個你!!

【書屋那個罵髒話的孩子】

在書屋遇見一個罵老師髒話的男孩! 當下傻楞住了, 腦海只能浮現出:「這小孩怎麼這麼壞!」 負面情緒在心裡不斷翻騰著...   找帶班老師聊了一下, 老師笑笑地說:「他哦,其實長大很多了哦!!」 「他情緒暴燥,常和同學打架,大人常不問原因就責怪他,他就讓自己更壞來對抗這世界!」 所以,老師試著做了一些改變: 「孩子起爭執,試著請雙方解釋當下發生的事,當孩子知道自己是能被理解的,久了就有改變!」 「這個孩子,來書屋已經減少打架次數了!」   原來,每一次被『接納和包容』對孩子而言,都會對生命留下痕跡! 雖然,男孩還是讓老師頭痛不已的頑劣小子; 雖然,讓他從『天天打架』變成『偶爾打架』,再到『不打架講道理』,實在是一段漫漫而艱辛的生命陪伴過程。   但相信,每個孩子都是上天給予的珍貴禮物, 這份禮物收到時,或許燙手,或許不這麼美麗; 不過隨著帶領孩子的過程,大人的生命歷程亦可能隨之改變!   用愛翻轉下一個世代,讓書屋在遠方不斷看見光亮; 所以堅持,所以存在!

【孩子的聯絡簿】

這天,發現孩子的聯絡簿上貼了一張記點表; 好奇地問了孩子,哪是什麼?為什麼被記點? 他沮喪地說:「花招百出就是我上課轉筆!」 其他孩子開始插話進來... 「我上課抖了一下,就被記點,還要罰寫課文!」(os:什麼??) 「有次我被罰站,覺得很累就坐下,也被記點!」(os:罰站怎能自己坐下?) 孩子不失天真的話語,總讓人啼笑皆非!   被記「花招百出」的孩子,的確算「不好管教」! 但,瘦小的他曾經完成六天的單車環半島; 曾經在書屋晚會擔任主持人,帶動氣氛的功力連大人都自嘆不如!!   尊重每個老師的教學方式, 但是否, 與其花時間,記下孩子犯錯的次數, 不如花時間,記錄孩子轉變的點滴!   如果,「花招百出」能改為「創意十足」! 如果,「放縱說話」能改為「表達自我」!   翻轉事件的面相, 是否就能發掘孩子更多的美好呢?!

【建屋小虎從軍去 男孩加油】

當兵是一種成年禮,是從男孩蛻變為男人的過程! 軍旅歸來,不論回憶好壞,男人們總有聊不完的話題。   書屋的土磚建屋計劃啟動已來, 工班幾個年輕人因著朝夕相處、一同朝著目標奮力前進, 早已成就一種濃烈到化不開的革命情感!   這天,是工班的順傑接到兵單從軍去的日子; 到車站送別,是大夥給他的驚喜! 情感內斂靜默的十八歲大男孩, 眼角眉梢裡再也藏不住,那滿溢著不捨的離別情緒! 拼命仰著頭不讓眼淚掉下來...   有人為他戴上偷偷塞了錢的護身符; 有人為他綁上祈福的手環; 有人為他製作了加油海報; 大夥一個接著一個送上祝福的擁抱!   好男孩,謝謝你為書屋所付出的所有努力!   世間沒有不散的筵席, 期待你勇敢地完成軍隊生活, 建屋小虎隊永遠等著你歸隊,   或許再組一團進化版的建屋紅孩兒軍團,如何?!  

【原來『天使』就在你身邊】

『阿公好,天主保佑』!! 這一句是知本書屋小孩每次在晚餐前看見健哥時,最標準統一的制式問候台詞,不僅要高分貝的喊出同時會在臉上掛著一抹或甜或苦的笑臉,偶而還會出現假可愛的鬼臉。 健哥總是面帶慈目嘴角微揚,露出僅存的一顆門牙微微淺笑地回答:『你們好,天主保佑』!! 瘦小而略顯傴僂的身形,逕自做著他熟悉的動作,抬起已裝填好置放在籃子裡的晚餐盒,小心翼翼地捆綁在其座車特製的鐵架上,他頑固堅持地一定要用兩條細長繩,並以其特殊的結繩方式,過程中表情嚴肅絕不嘻皮笑臉,鄭重其事地完成每一個動作,接著溫馨送餐機車便遊走在社區巷弄間。 健哥說:『這樣綑綁,晚餐盒才會安全又平安的送到老人手中』! 兩年多前,孩子的書屋開始提供社區老人送餐服務。當健哥得知此訊息,立即主動樂意幫忙送餐的工作,不奢求任何一丁點的回報。 兩年多來不論陰晴圓缺、風和日麗、颳風下雨,每週一至週五的傍晚,健哥匆匆下班來到書屋,之後就像照著固定劇本一樣,熟悉地完成每一個細節的演出,兩年多來如一日。真就如同社區裡散播溫暖的送餐天使 問健哥何以能如此樂於堅持做這無酬報的工作,回答總是一派輕鬆地說:『小事一件,舉手之勞。我是為天主工作,還要求甚麼回報呢! 健哥就是這麼擇善固執的性格,常常奮不顧身地盡己之力為服務他人的工作努力奉獻著。 曾經以為『天主』身旁的使者,當然應該都是身著白袍,面貌姣好,...

【這一夜,我們一起玩音樂!】

孩子喜歡表演,就給他們一個舞台

  10月,書屋舉辦了一場屬於孩子的音樂同樂會,  在年度音樂會前,算是一場正式的預演!  各個書屋,無不祭出這一年訓練的各項拿手絕活,  小高舞蹈天團、知本原舞團、建農森巴鼓、美和水桶鼓、南王烏克麗麗、溫泉克難打擊樂等等...  一整夜的精采表演,讓台下尖叫掌聲不絕於耳! 孩子喜歡表演,書屋就給他們一個舞台,  雖然,有的舞步錯了,有的走音了,  有的,在台上緊張到不敢抬頭,  但,勇敢站上舞台的勇氣,  卻是很多大人都做不到的,是值得鼓勵的!    看著在舞台燈光下,閃耀光芒的小小身軀,  那一舉手一投足,  都讓陪著孩子一路走來的夥伴,滿是驕傲地紅了眼眶!    期待接下來的年度音樂會,  大家再一起加油吧!!

「孩子的書屋」最大後援會陳基傳阿公、顏花蕊阿嬤歡度鑽石婚 

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台灣社會裡,一對夫妻要攜手走過一甲子歲月,經過六十個年頭的考驗仍相依相持,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台東縣建和地區的陳基傳阿公和顏花蕊阿嬤今年九月四日就結襟滿六十年,除了黃健庭縣長將親自頒發獎牌與紀念品之外,這對高壽伉儷的鑽石婚在台東地區更具有非凡的意義。   原來,陳阿公和花蕊阿嬤是「孩子的書屋」創辦人暨台東縣教育發展協會理事長陳俊朗的父母。十四年來,作為從小就讓父親陳基傳老先生最擔心的么兒-陳俊朗,為了陪伴家庭功能不彰的孩子,散盡家產、妻子離去,眼看書屋的孩子愈來愈多,再雄厚的本錢也無以為繼,好幾度快撐不下去。   陳阿公起初為么兒這種近乎傻瓜般地無怨無悔精神非常惱怒,父子之間常為了書屋之事大生歧見,杆格甚深。尤其陳阿公總覺得書屋這些孩子不學好,自己的兒子幹嘛把所有的一切賠上去?在為描寫書屋故事的《愛。無所畏》一書寫序時,陳基傳阿公如此寫道: 「書屋,在身為父親的眼裡看來,是我兒用生命做出來的。 一個個別人都說壞的孩子,他一個個撿起來顧著。為他們去吵架、跟人家爭得面紅耳赤、大打出手….,沒有一個孩子跟他有關係,但他就是視如己出……,從一堆朋友到沒有朋友…沒有像他這樣傻,也沒有人像當他爸爸、媽媽一樣需要這麼擔心自己孩子的。我常自己安慰,他是在做菩薩做的事。...

【長時間的陪伴,帶來的力量與改變】

小豪(化名): 是在家裡大廳,媽媽咬著棍子生出的。 因為爸爸媽媽對養育孩子責任認知很混亂,所以他從會爬開始就被送來書屋。 父親嗜賭,母親有成癮行為,家裡被認定是極度貧窮。 他長大的家,一片薄木擋風雨的門,殘破的屋頂和人畜共活的居家。 到附近的魚池打水是這個家的用水方式。 媽媽四處帶回來的剩菜再加熱是家裡最常煮的餐點。 這種生活,比較真實的描述了什麼是貧窮。 小美(化名) 國小來到書屋,因家裡貧窮而瘦弱不堪,除了炯炯有神的眼睛之外,看不到這個孩子的未來。 身體療養、心靈撫慰、從新學習功課…一步一步的陪著。 慢慢有笑顏與健康,配著炯炯的眼神,慢慢看到這孩子不服輸的未來。 從高中開始,一路半工半讀完成學業, 為了分擔家中經濟,畢業後靠自己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小蔡媽媽(化名): 因為家裡孩子來到書屋而接觸到小菜媽媽(化名)。 智能較低,教育受的少,婚姻數次,七個孩子。她說就沒遇過一個好人。 一直生活在困頓中,領著救濟金過活,卻是成癮行為者。 生活的重心跟社區裡領救濟金過活的族群一樣: 領救濟金,把救濟金花光,閒暇打打孩子。 書屋從接觸到帶領,從帶領到教育、安排工作、輔導進入職場,花了六年。 過程就不說了,單戒除她的成癮行為就夠嘔心瀝血的了。 現在在書屋裡上班,明年應該可以獨立工作。 他們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