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四月 2016

文・陳俊朗 (陳爸)
每次有隨機殺人的重大案件,台灣就被撕裂成二個部分: 一種是: 殺人的人該死,廢死聯盟該死,精神鑑定讓該死的人不會被判死刑,所以也該死。 另一種是: 這是社會問題,教育問題,要回到根本面去檢討,才能解決問題。 這部分最有力道的是舉出日本90年代頻繁發生隨機殺人的例子。...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