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搜尋

刺青的黑孩子

 

書屋第一棟自建土磚屋的工地裡,
有一組工班。
若遠遠從場外看,不過是一般工地裡,
烏嘛嘛的勞動身影;
走近一看,卻發現這些「工人」不只年輕,
還有的,是孩子。
 
黑黝黝的皮膚,鑲嵌著或龍或鳳等張牙舞爪的刺青;
骨碌的大眼襯著冷竣的表情,
其實藏著羞澀。
 
這組made in書屋的工班,一共10人,
最大的24歲,最小的16歲。
去年開始造磚,之後轉戰工地,打地基、地樑、搭樓板,
這掛黝黑而沉默的身影,就在第一線拼搏。
黑黑的膚色,驕傲的神情, 
私下我們都暱稱他們「黑孩子」。
 
他們臉上總漫著不幫腔的冷淡。
因為,
比起其他的孩子,他們艱辛得多。
比起溫暖的家庭,他們殘破得多。
因此,
比起溫和的孩子,他們也忿恨得多。
但,知道嗎?
這樣的背景,讓他們有著不忽悠的真實與執著。
 
當書屋為了建屋,「黑孩子」來了。
冷冷的,學著做磚,到工地挖著土,學習搭蓋房子。
偶爾酒醉,起不了床,所以遲到。
偶爾拿奇怪的理由請假,偶爾擺爛。
 
隨著屋子一天天成形,孩子也逐漸不一樣。
照樣會請假,但理由真實了。他會說「我心情很不好」。
照樣會醉,會遲到,但是他會羞怯地說對不起。
也常常在工班組長還沒到時,黑孩子們都到齊了,
讓帶領他們而吃盡苦頭的組長,傳了哭臉告訴書屋夥伴他的感動。
 
因為,看著他們長大,知道他們的真。
總要察覺後,就能識見冷淡所包藏的傷痕。 
聽到他們小聲聊著天,
「我們會慢慢有能力,就可以照顧社區裡需要照顧的弟弟妹妹…。」
是!他們很黑,可是很溫柔。
 
 
看著「黑孩子」的轉變,
更肯定,我們蓋的,
不只是一間屋子,還是這些大孩子對未來的希望與信心。
 
幸福,果真不是「與生俱來」的,
灰暗的環境,讓這群孩子幾乎成為焦黑的影子,
失去了本體,即使在陽光下,也被漠視。
我們能做的,是否是創造一個可能,一個機會,
讓他們學會轉身,茁壯成健美的樣子。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